富贵与贫穷

2019-10-08 10:38 编辑:云彩间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著名画家俞仲林举办过一次个人画展,展出的那幅《牡丹图》被人买走了。过了两天,俞仲林接到了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那个人在电话里说:“前天,在您的画展上我买了一幅画,能不能退掉?”俞仲林问:“哪一幅?”对方答:“就是那幅《牡丹图》。”接着,他又说:“那图上有一朵牡丹花正好被画在边沿上,只有半朵。人们都说这叫‘富贵不全’,不吉利。要么退货,要么减价,我总不能把‘富贵不全’挂在家里呀?”

俞仲林听完后故作惊讶地说:“哎呀!我可没想到您叫它‘富贵不全’。我在动笔之前,可是按‘富贵无边’来构思的,您愿意退就来退吧。”对方一听:“噢!是‘富贵无边’啊,不退了,不退了!”

这个买画的人,可能是个比较富贵的人,要不然,怎么买得起著名画家的字画。但他的无知和迷信,却非常好笑。一说“富贵不全”,就急着退货;一说“富贵无边”,就如获至宝。其实,富贵不富贵,与家里挂什么样的字画,一点关系都没有。更不可能说“不全”就“不全”,说“无边”就“无边”。

但是,人生的富贵,也能“无边”吗?有了十万,还想百万;有了千万,还想亿万。这方面满足了,那方面不满足;自己满足了,别人不满足。所以追求“富贵无边”的结果,往往是“富贵不全”。或者丢掉了性命,或者丢掉了前程,或者一生中都殚精竭虑,焦躁不安。看看我们的周围,也不乏追求“富贵无边”的人。有的本来是个穷光蛋,经过几十年的打拼,房子、车子、家业、存款等该有的都有了。但他们又觉得自己的老婆不顺眼,或者经常在外“尝尝鲜”,或者干脆领一个年轻美女来“接班”。还有些人,本来是个平头百姓,后来平步青云,一步步升到了处级、厅级。但他们“县丞主簿还嫌小,又要朝中挂紫衣”。即便如愿以偿,仍然担心离退之后,富贵生活难以持续。

苏东坡曾提出“处富贵”比“处贫贱”更难。他说:“处贫贱易,处富贵难,安劳苦易,安闲散难,忍痛易,忍痒难。人能耐富贵、安闲散、忍痒,真有道之士也。”德国的哲学家尼采也这样说:“人生的幸运,就是保持轻度贫困。”

到底是“贫贱难”,还是“富贵难”?我相信,绝大多数人的答案,都是“贫贱难”。但我们也不能不承认,贫贱有贫贱的难处,富贵也有富贵的难处。人在贫贱的时候,往往能够激发出所有的本能和活力,去战胜困难和适应环境。而到富贵的时候,这种能力反而会降低。瞻前顾后,顾虑重重,像有很多条绳索在束缚着。

富贵难,不是难在事业操劳,不是难在经营风险,而是难在个人的欲望永无止境。而各种各样的欲望一旦膨胀,就很可能不择手段。到后来,或者东窗事发,或者冒险碰壁,那些财富和权势,也如浮云散尽。所以说,要想获得和保持富贵,就必须格外的谨慎、小心和警惕。

查看更多>>
上一篇:桑葚熟了 下一篇:请许我一次涅磐
分享到:
微信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