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水流觞“三月三”

2019-10-13 19:37 编辑:衡安蕾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清院本十二月令图轴》中描绘人们三月在水边饮酒赋诗的场景。

再过几天就是农历三月三,现在人们似乎对这天没有太多的感觉。但在历史上,三月三是一个重要节日,在这一天,古人们要到水边洗澡、冠沐,希望洗掉往年不好的晦气,祈求在新的一年里有个好的兆头。汉代以后,人们在水边不再仅仅举行沐浴祓除的仪式,还把它当成宴饮游玩的好机会。于是,就出现了水滨结伴宴饮,并引水环曲成渠的新习俗——曲水流觞。这个习俗一直持续到明清时期。

三月三是最早的情人节

上巳节最早的来历,传说是黄帝在涿鹿打败蚩尤之后,回到有熊国(今河南新郑),在三月三这一天登具茨山(位于新郑)祭祀天地山川,后人为纪念黄帝的功德,在每年三月三这天都要举行登具茨山朝拜轩辕黄帝。《周礼》郑玄注:“岁时祓除,如今三月上巳如水上之类”,这是上巳节最早期的记载。后来,到春秋时期上巳节就很流行了。

《后汉书·礼仪志上》记载:“是月上巳,官民皆絜(洁)于东流水上,曰洗濯祓除,去宿垢疢(病),为大絜。”可见汉代沿袭了前代的习俗,把上巳节作为主要节日来纪念。魏晋以后,上巳节定在三月三日,后代继续沿袭,成为人们水边饮宴、郊外游春的重要节日。

由于三月初三正是一年之始,人们又赋予了它很多新的内涵,尤其是被年轻的男女演绎成了最早的情人节。三月三那天,众人手持兰草在水边举行祭礼活动,参加和观看祓禊,于是成为古代未婚男女约会的好机会。《周礼·媒氏》记载:“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也就是说,这一天,父母和官府都不会阻拦未婚男女相会,互结情好。因此,青年男女都喜欢在这天春游踏青,谈情说爱。而在《诗经·郑风·溱洧》一诗中,就明确记载了那时三月三上巳节青年男女约会定情的情景,甚至衍生出了定情之物——芍药(“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

汉代以后,上巳节习俗发生了很大变化,人们在水边不再仅仅举行沐浴祓除的修禊仪式,还把它当成宴饮游玩的好机会,于是,出现了曲水流觞项目。据《荆楚岁时记》载:“三月三日,士民并出江渚池沼间,为流杯曲水之饮。”魏晋后,曲水流觞成为上巳日的主要活动。当时达官贵人或文人骚客到水滨结伴宴饮,并引水环曲成渠,曰“曲水”,然后将盛酒的“觞”漂浮于水面,从上游放出,使之借助水流之力传杯送盏,当杯子缓缓经过宾客面前时,即可取过一饮而尽,然后吟诗作赋,以为娱乐,此即曲水流觞。

历史上最著名的一次曲水流觞活动,是东晋永和九年(353年)的会籍(今浙江绍兴)兰亭集会。这次修禊活动,王羲之和东晋名士孙绰、谢安等四十余人聚会兰亭,行令畅饮,各呈才藻,得诗三十七首,结为《兰亭集》,王羲之挥毫写下了千古名篇《兰亭集序》。

“曲水流觞”的游戏因此广泛流传,此后产生了一大批宴会诗和诗序骈文。南北朝时梁简文帝、颜延年、沈约等人均有铺陈华丽、开阖动宕的三月三日曲水诗序,使曲水流觞的内涵进一步丰富。唐永淳二年(683年)初唐四杰之首的王勃率一群诗人在云门寺王子敬山亭主持了一次模仿王羲之兰亭雅集的修禊活动,并仿《兰亭集序》写了一篇《修锲云门献之山亭序》。也许意犹未尽,王勃于同年秋再次修锲于此,作有《越州秋日宴山亭序》。另外,唐文宗开成二年(837)三月三日白居易、刘禹锡等人在洛阳也曾举办过一次聚会,参加这次聚会的文人雅士共有十五人,他们赏景赋诗,曲水流觞,刘禹锡认为比兰亭集会更胜一筹,“洛下今修禊,群贤胜会稽。”

唐代三月三举办新科进士庆祝宴

补白

唐代是诗歌大盛的年代,因此在三月三上巳节,他们饮酒赏景,唱和赋诗,留下不少这方面的佳作。

唐高宗调露二年(680年)的三月三上巳节,在王明府山亭举办了一场上巳节诗会,诗人陈子昂等出席。诗会上陈子昂和席元明、韩仲宣、高球、高瑾和崔知贤分别赋诗一首,而且皆是四言古体诗,题目均为《三月三日宴王明府山亭》,收入《全唐诗》。诗人崔知贤率先赋诗,同赋六人,孙慎行为之序。序文介绍了曲水流觞的过程,及每人选取一字作为韵脚赋诗的情况:“调露二年,暮春三日,同集于王令公之林亭,申交契也。……景物载华,心神已至。于是恺佳宴,涤烦襟。沿杯曲水,折巾幽径。……度志陈诗,式纪良会。仍探一字,六韵成章。”这也是少有的有详细记载的诗会。

另外,唐代诗人孟浩然也曾组织过一次上巳诗会。可是由于大部分诗友因种种原因没有到场,活动虽不十分成功,但他仍然兴致勃勃,题写了一首上巳节活动的诗歌:“上巳期三月,浮杯与十旬。坐歌空有待,行乐恨无邻。日晚兰亭北,烟开曲水滨。浴蚕逢姹女,采艾值幽人。古壁堪题序,沙场好解神。群公望不至,虚掷此芳晨。”

唐代,新科进士正式放榜之日恰好就在上巳节之前,上巳节时长安皇亲贵族的主要活动区域也在曲江。曲江位于长安城东南部,是皇家园林所在地,境内有曲江池、大雁塔及芙蓉园等风景名胜。因此上巳日在曲江亭举办的新科进士庆祝宴会——曲江会,这更给三月三上巳节增加了热闹的气氛。

在唐代,能参加曲江宴会是多少读书人梦寐以求的盛事,曲江宴会上新科进士们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宣宗时,诗人刘沧中进士赴宴后,写了七律《及第后宴曲江》记叙了当时的盛况:“及第新春选胜游,杏园初宴曲江头。紫毫粉壁题仙籍,柳色箫声拂御楼。霁景露光明远岸,晚空山翠坠芳洲。归时不省花间醉,绮陌香车似水流。”

在举行宴会时,还要从新科进士中挑选两名最年轻者充当探花使(郎),走遍长安城,把城中最美的鲜花采集带到宴会上,以示重视。诗人孟郊考中进士后,曾跟随探花使跑了一圈,写下《登科后》诗:“昔日龌龊不堪嗟,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前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曲江宴会活动丰富多彩,还设有题名席,宴会后,进士们一齐前往慈恩寺题名于塔壁,在同年中选出善书法者书写,后世称之为“雁塔题名”。白居易二十七岁时进士及第,在同时考中的十七人中最为年轻,得意之余挥毫写道:“慈恩塔下题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

皇帝高兴时,还会优诏新进士进入芙蓉园游赏,诗人李绅就有亲身体会:“春风上苑开桃李,诏许看花入御园。香径草中回玉勒,凤凰池畔泛金樽。绿丝垂柳遮风暗,红药地丛拂砌繁。归绕曲江烟景晚,未央明月锁千门。”这对于新进士李绅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

在通常的情况下,进士及第即意味着进入官僚阶层。正因为如此,曲江宴会之日,京城公卿之家倾城出动,“钿车珠幕,栉比而至”,争相到进士中为自家挑选“乘龙快婿”。而百姓也想一睹进士们的风采,于是曲江风景区内“车马填塞,莫可殚述”,曲江宴会使本来就很热闹的三月三上巳节更加繁华了。

查看更多>>
上一篇:老北京的三月三 下一篇:千锤百炼始成才
分享到:
微信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