漱玉泉映李清照

2019-11-01 21:37 编辑:云彩间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济南,秋,漱玉泉的水清澈,晶莹,似涌动着灵性*。润泽的空气中,风轻软如絮,不是江南,却令人止不住地想到江南。时光流转近千年,便可见到那个长发明眸的清丽女子李清照,正以这一汪清泉为镜,梳妆打扮。静心聍听,不远处仿佛隐约传来唤声阵阵,想必是那一群闺中好友邀她至溪亭游玩。还等什么呢,自幼饱读诗书,有着过人才华的大家闺秀李清照,她从来就是一个健康开朗的活泼女子,有这样开心的机会,她定是不会放过的。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可以说,正是这首词,完全颠覆了古代女子在我心目中那种对月伤怀,足不出户,以泪洗面的多愁善感的娇弱形象。它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二八年华的李清照,开朗,健康,活泼,顽皮,远在宋朝的她和她的伙伴们亦是有过无忧无虑,活泼开朗,豪放潇洒的生活----结伴相游,把酒言欢,喝到微熏,直至黄昏时方才想起该划着船儿归家----薄醉中竟将船儿摇摇晃晃地就闯入了荷花丛中,直惊得那沙欧白鹭“扑腾,扑腾”地四处乱飞,好一派“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如此的潇洒写意,仿佛还能听见她们银玲般清脆的笑声呢。眼前的溪亭,位于漱玉泉边的李清照纪念堂内,幽静,敞亮。不少人似我一般,惊讶于在此果然还能觅到清照词中的“溪亭”。当然,我们亦都很明白,此溪亭就如同这漱玉泉的李清照纪念堂及易安旧居,不过是后人修建出来的一种像征。

具有传统民族风格的李清照纪念堂,由厅,轩,亭,廊,门楼等构成。院内花草树木,大多取自于女词人作品中的意境。如“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的海棠树,“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的桂花,“荫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余情”的芭蕉,“玉瘦香浓,檀深雪散”的梅花,当然,最最少不了的自是那“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黄花”---菊花……李清照现存的四十多首词中,竟有三十五首写到花,可见花的意向在她的作品中占有多么重要的地位。对花事极其敏感的李清照,少女时,作品里的花亦充满了天真烂漫的欢乐,而在嫁为人妇后,又不得不与夫君离别时,她喜欢用花来抒离别之情相思之意;到了漂泊的晚年,她的花寄托的就全是忧凄孤寂之情了。一花一词,皆有情。我已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赏花还是在赏词。你看那些微微摇曵的枝叶,多么像是被女词人的纤手轻抚过,风中隐隐约约传来的莫非真的是她的叹息?我用力甩了下头,好让自己不再坠入时光。

青瓦起脊,歇山飞檐的具有宋代建筑风格的“漱玉堂”内,立着洁白的李清照塑像,一代词宗的容颜永远定格于这漱玉泉边的美丽。我久久地凝视着她的目光---深邃,雕刻家似乎努力想为她赋予一种剑气,一种中国女文人所拥有的难得的剑气。所谓剑气,便是正气。是的,李清照之所以成为不败的千古红颜,除了她在文学史上的巨大贡献(在中国词坛上继承了五代余风,并开启了南宋婉约一派),还在于她有着慷慨激昂的凛然正气。自幼博览群书的李清照,十六七岁时,因有感于当年“苏门四学士”之一的张耒创作的纪念平定安史之乱的《读中兴颂碑》,即兴创作了《和张文潜浯溪中兴颂二首》,在这两首诗中,李清照深刻地分析了唐代社会的兴衰成败,并以历史的教训对宋朝统治者进行劝戒。其诗作的历史见识与政治远见远远超过了原作者张耒。出身于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李清照,能赋诗以咏史言志,做到“巾帼不让须眉”,除了才华横溢,深受其父思想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她有着豪迈的性*情,心中正义横贯似气剑如虹。正是这种剑气,令李清照在跟随因弃城不顾,临阵逃脱而被罢官的夫君赵明诚流亡途中,面对着乌江镇的浩浩江水,写下了“生当做人杰,死亦做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千古绝句,以此激励那些为抵抗金兵而英勇奋战的斗士,怒斥那些贪生怕死的当权者。字字句句,掷地有声,直击着赵明诚的内心,拷问着他的灵魂。

于“静治堂”内一组名为“志同道合”的蜡像前,终于见到了赵明诚。抛开朝廷命官这个角色*,他还是位曾经令得李清照“见客入来,袜剗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博学多才、金石成痴的太学生,亦可称得上是位青年才俊。他与李清照的婚姻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却因俩人的门当户对,兴趣相投,感情融洽而琴瑟和谐。从这点上来说,李清照是幸运的,在最美的年华遇见最想遇到的人,她的爱情是甜蜜的,甜蜜到令她小女人性*情大发:“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教郎比比看。”她缠着他,只是想一遍又一遍地问,亲爱的啊,你看看,我和这花,到底谁好看?其实,她是自信的,对自己的美丽。之所以用花来比,不过是想令他看到花美,而人比花更美。不过是词人在夫君面前故支的伎俩。他们就这样在一起度过了十年的幸福生活。十年中,他们共同致力于收集整理金石碑文的工作,并且基本上完成了《金石录》的撰写。十年的时光,亦将他们的爱情凝结的愈加浓郁。但随着赵明诚的重返仕途,他们不得不离别了。对于长厢廝守的亲密爱人来说,别离是多么残酷的折磨啊,女词人不堪相思之苦,终于忍不住挑夜灯,写下“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又有“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秋风,黄花,为伊消得人憔悴,这就思念夫君的李清照,爱他爱到骨子里的李清照。如果没有动荡的时局,如果没有赵明诚后来的失节,也许,这一对人间佳偶就是传说中的神仙眷侣。然而,世上的事总是难以完美。他们的爱情,离开书斋,闺房,面对乱世,竟是那般地不堪一击。

不肯过江东的李清照,终究还是过了江东。在那个时代,女性*的局限性*令得她只能从夫。当然,她对赵明诚的深厚感情亦是难以抹灭的,毕竟他们做了那么多年相濡以沫的夫妻。除开赵明诚不配为百姓官,他仍然是个优秀的文物收藏家,鉴赏家。赵明诚不久后便因病身亡,只留得李清照孤身一人独自飘零。国破,家亡,人不在,也许,真的应验了那句话“苦难是艺术的基石”,流寓江南的李清照,金陵丧夫,临安栖身,金华避难,可谓历经坎坷,受尽磨难,到了晚年更是道不尽的凄凉。也许正是这样的凄凉才催生了确立她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一代词宗,经历过最幸福的人生亦遭遇过最痛苦的人生。家庭的幸福与温暖,生她养她的齐鲁大地,因为乱世,皆离她远去。所以,她要寻觅,寻觅她的曾经拥有,寻觅国家民族的前途,身处逆境的她始终是热爱祖国的,对金兵入侵深感痛恶。但由于时代的局限,她不能如数百年后的“鉴湖女侠”秋谨那般挥洒“君不见剑气棱棱贯斗牛?胸中了了旧恩仇?锋芒未露已惊世,养晦京华几度秋”,她只能写下“永夜恹恹欢意少,空梦长安,认取长安道”“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

再次驻足漱玉泉边,只听得,不远处有人轻轻在唱:一支花凝晨露盈盈绽放,娇怯怯意融融羞染霞光。心花儿好似这春花一样,与明诚结伉俪意酣情长。考金石心胸更比山河广,作诗画翰墨远胜脂粉香。婉转清丽,醇美舒展的京剧唱白,声音美妙似远古传来的天赖,让人禁不住阵阵恍惚,恍惚中,依稀可以看见那千古的红颜---李清照,宽宽的水袖,飘袅的身姿,她立在泉边,低头凝望着淙淙的漱玉泉水,泉水中映出她俏丽的容颜,如花的笑餍。终于明白,为何一代词宗将自己的作品定名为《漱玉集》,她始终不能忘却的便是这漱玉泉边的幸福时光啊。

查看更多>>
上一篇:夏雨微凉,心自清宁 下一篇:金聖添《步行》
分享到:
微信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