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生矣 于彼朝阳

2019-11-08 16:08 编辑:云彩间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我想每个人都是带着一个愿望来到这个世界,无论你是上帝的宠儿,还是罪人。在你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上帝说:许一个愿吧,我会让你实现!于是我们每个人默默地在心中许下了一个愿望。

我在上帝面前许了个愿,于是我便来到了这个世界。

出生地是由自己来选择的吗?也许是,也许不是,我并不知道。我只记得我是一个站在家门前,望着远处的山思绪万千的小女孩。究竟又想了些什么,还是不知道。那连绵的山横亘在眼前,看着看着我就看出了额头、眼睛、鼻子、嘴巴。

这长了额头、眼睛、鼻子、嘴巴的山,叫阎王鼻子,它于我是神秘的。大凌河绕着村庄流淌,在阎王鼻子的脚下经过,如同一条青龙,有凛凛的威风,它于我是欢快的。这个叫"香磨"的小村庄有岁月碾动的音响,在我童稚的脑子,或在成长的梦回里,总是有一个纯朴、勤劳、清秀的女子,在那里推动着碾盘,而谷物的香从碾盘中流溢而出,由风传向远方。

人们总是认为小孩子是天真快乐的,他们的世界充满着咯咯咯的笑声,那也不尽然。我是忧郁的,那孩童的快乐在某一刻会嘎然而止,我的忧郁是与生俱来的。母亲弄不懂我的愁眉苦脸,小小的孩子,眼中猛然聚敛起的泪光,于我更是说不清的。也许正是因为这么多的说不清,似是而非的事物的缠绕,我才会那般的忧疑和困惑,才会那般的忧郁。我爱我的小村庄,我如一个襁褓中的孩子。在我的眼里,村庄所有的人都如同襁褓中的孩子,生活、睡梦在它的腹地之中;我爱我的村庄,它有湖光山色的秀美;我爱我的小村庄,它有神灵行走的音响,因而也有着怯生生的敬畏及懵懂。

我是一个懵懂的人啊,永远有着欲说又说不清的事物。

我是一个来路不明的人么?真的,我是从哪里来,是那天上么?不然我怎会有那种凌空而舞的感觉,我的一个魂,仿佛还在天上看着我;我是来自那个"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大草原么?那我的马匹和羊群又在哪里?我生活在丘陵起伏的盆地之中,辽阔的大草原在远方。我身上流着两个民族的血液,说着字正腔圆的汉话,而爷爷和爸爸及年长的蒙古族人聚在一起时,说着说着,就变得神秘起来,由汉语转换成了蒙语,这话从来都不是说给我的,他们就那样无视于我的存在,又那样在意我的存在。

读中学的时候,我在一个蒙古族班,有特设的蒙语文课,我像一个幼儿一样接受着启蒙教育,一个、一个字根地学起,要强的我有极大的耐性和好奇心把这门功课学好,我爱那文字形体的美,有一种舞蹈的姿态,是奔放的,我是爱美的。很快,我的蒙语文成绩同我的其它成绩一样成为佼佼者,我的蒙古字写得漂亮极了,仿佛能发挥着我极大的想象。

我说过我是一个忧郁的人,而我也是一个欢快的人,我喜欢唱歌、跳舞,只要唱起歌、跳起舞一切的说不清都灰飞烟散。这正是由于我父系的血脉吧?爷爷、爸爸都是能歌善舞的人。尤其爸爸在艺术上有着极高的天分,只是慢慢地被生活给磨平了。长大了,我变得更是忧郁、多愁善感,然而再也不能走到哪里就唱到哪里了,而那么多云雾缭绕的事物突然聚敛而来,如哽在喉,我便拿起了笔,让他们行走在笔端纸上。这就是我最早的诗歌和文章吧?随着时间的推移生存的逼迫与挤压,使我陷于繁忙、琐碎的生活之中,而那云雾缭绕的事物并不因这些而退去,在某一时刻更加汹涌地冲击而来,有时则是缓慢的,我必需找个时间说出这一切,否则我就会受到煎熬、受到折磨。我从不认为我是一个诗人,或者我离诗人还很远,我在诗神面前永远是一个懵懂的孩子,需要一点一点地开化。我要说出这一切,我又从来都没有说清过,我越是想说清,越是说不清。我是一个爱美的人,我寻找着一种美的形式让其显形与呈现,我到如今都没有做到。

已离开家乡七年了,家乡早成为了故乡。而我的梦在远方,在永远的远方,渐大的我,也渐大着苍凉与悲哀,面对苍郁连绵的丘陵、日益枯去,面对着十年九旱的满目创痍、我有多少忧伤、有多少疼痛啊!如今我漂荡在异乡的土地上,我也渐渐地爱上了这里,我感激它宽厚的容纳,而故乡你依然是我醒着的思念与乡愁,是我梦里千回百转的魂啊。

"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陽",这是生我养我的土地,这是我的家乡,它在诗经中诞生,逶迤着千年的古韵。不!它早于诗经,诗经中这句"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陽"是在它的孕育中滋生,而有了这经久的历史画卷。近年来古生物及古文物的出土,更证明了这一点。朝陽这个凤凰山下的三燕故都是史前文明的发祥地之一,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的发现,把中华文明史提前了1500年,被称为"东方的新曙光。"据古地质和古生物推断,远在千万年以前,朝陽地区地势平坦,湖沼遍布。气候炎热,真蕨类和松柏、银杏树,枝叶繁茂,郁郁葱葱。湖沼中成群的龟鱼嬉戏,树林里各种恐龙漫步,朝陽大地到处是一派生意盎然的景象。

哦,这是我家乡的前世啊!红山女神在千年的土层中折射着微芒,她是苦闷的么?她是忧伤的么?她曾在千年的地下要对她的儿女说些什么啊!

朝陽是地球上第一只鸟飞起的地方,从此天空就有了翅膀滑动气流的音响。那是飘逸的,那是迅急的,那是最美的舞者。从此白云有了思慕、蓝天有了臂膀、世界有了高度、山川有了魂灵。

朝陽是世界上第一朵花绽开的地方。从此大地有了笑容,有了顾盼生姿的妩媚。那是生动的,那是缓慢的,它抬起头,展开玉臂推开了雾蔼,它含蓄着笑。从此风有了姿态、蓝天有了凝视、世界有了芬芳、山川有了依恋。

这就是我的家乡啊,这就是我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我怎能说得清呢?我怎能道得明呢?它是那么地至深博大,渊源的历史推开了史前的文化。而他却在千万年的土层中被蒙蔽。这些天地的造化啊!

我能说清了么?当历史抚去了尘埃,当美丽的古生物们以化石的形态呈现。当我写过了那么多的文字,还是没有说出来呀,那些语句不过是为了说出一句性灵之话,而做的千万次的磨练,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做到。

是的,因为在某个瞬间我看到了一个硕大的鸟,向我张开了翅膀,它有穿透世宇沧桑的美丽,那是非凡的。而它看着我的眼神是期待的!

哦,我要说出的那句话,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在上帝面前许下的愿么?!是我要代那些古老的生灵说出的话么?!

查看更多>>
上一篇:暮色深秋,倾听宁静 下一篇:《泡茶与泡妞》有感
分享到:
微信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