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鸡打鸣母鸡下蛋

2019-11-12 14:37 编辑:云彩间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果果的老婆最爱臭美,那年流行烟花烫,她招呼不打,自个去搞怪一个回,居然还挑染几缕,说她不听。呵,等她从单位一回来,自己对着个镜子,拿着剪刀一阵卡嚓响,问她为啥?她说,某局长说她头发近期严重营养不良。

冬季,果果心疼老婆,购回一件很闪眼的狐狸领时装外套,那毛领儿摸着啊,毛绒绒的老舒服。穿单位一天,回来说话了:果果,成心害我是吧,俺们局长专门把我叫办公室说,衣服穿着漂亮啊,动物保护法咋学的?

果果的老婆一向是素面朝天,从不摸红涂绿,扑粉描眉,唯独喜欢把个手指甲不得了,俺家的指甲油啊成套成套的,别说,涂上去倒也是好看,但,果婆子在着制服的时候那是会提前处理掉的。这,是原则。

果果的老婆工作上见天接触领导,所以,才会有局长级的人物找她谈话。诸如此事的事情太多了,果果的老婆照样咧着嘴上班,笑呵呵做事。

听,风在吹,鸟在叫,果果的老婆一准在单位笑。

套用老宋的话,走自己的路,让公鸡打鸣儿母鸡下蛋去吧!

查看更多>>
上一篇:青春无底片 下一篇:华山独臂挑夫
分享到:
微信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