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若有情

2019-12-01 09:48 编辑:吴夏青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同学聚会倡议书发到学校的网站后,一呼百应,但也有几个同学始终没有音讯。于是就找出当年的毕业纪念册,决定写信碰碰运气。

  班上有一位甘肃张掖的林勇同学,毕业后一直没有消息,想起当年和他私交不错,还曾经给他改毛衣直到凌晨两点钟。于是就首先写了一封信给他。

  大约十天左右,我接到了来自甘肃张掖的回信,笔迹甚为陌生,拆开读罢,我尝到了一生中最心碎的滋味。

  “张同学,你好!

  我是林勇的父亲,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我知道你,我全家都知道你这个好人,勇勇经常提起你,说你是个热心肠的好同学,你给了他很多关照。我们一家都很感激你。这是勇勇的日记,我抄了两篇给你以示感谢。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二日星期三大雪”

  今天家里寄来的毛衣终于到了,生活委员张姐送到宿舍来,激动之余,我一把脱下身上的旧毛衣,扔到桶里。拿起这件漂亮的米白色的新毛衣,就往头上套,可任我怎么拉扯,头就是钻不进去。张姐说“傻瓜,领口织的太小了,根本套不进去的。”我沮丧地扯下来,摔在床上,赶紧去拿我的旧毛衣。糟糕透顶,桶里有水,毛衣早就浸湿了。这可怎么办啊,华北平原的冬天滴水成冰,不穿毛衣根本不行,我哭心都有了。张姐说“你别着急,我来给你改改领口吧,我手艺不好,你别嫌就行,明早起床前我给你送来。”说完她就拿着毛衣走了......

  现在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我想善良的张姐一定就着微弱的台灯光(为了不影响别人,肯定是用报纸遮住了一半),飞针走线,在为我改毛衣。想起这些,在这十二月的风雪中,我的心感觉好暖,好暖。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三日星期四阴

  清晨六点钟,我被一阵敲门声惊醒。靠门边的小六子王洋去开门,听到他说,张姐你早啊。接着听见张姐说你把毛衣交给林勇吧,不知改得合不合适,让他试下,不合适我再改,织的不好,将就穿吧。我从床上爬起来,可王洋说张姐已经走了。接着他说你这小子是哪生哪世修来的福啊,张姐对你这么好,眼睛都熬红了...我拿起那件毛衣穿在身上,改得真好,领口不大也不小,真是穿在身上暖在心里。这一针一线都凝聚着浓浓的同学情啊。

  下午,一向好强好学的张姐竟没来上课,问她同宿舍的女同学才知道,她是因为给我改毛衣着了凉,病倒了。听说她一直织到凌晨两点,我的眼睛湿润了。

  张同学,谢谢你对我儿子林勇的关照,我们一家会永远记得你这份情意的。你真是个善良的好人,我代表我的一家祝你好人一生平安。写到此,你一定奇怪怎么由我而不是林勇给你回信吧。我这就给你讲讲他的事,他毕业后就在我们的乡镇卫生院工作,由于我们这里偏僻,卫生院规模小,人手少,他既是主治医师又是医院负责人还兼急救车司机。我的儿子是个好医生,在我们这一带口碑极好,无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只要有急诊,他总是第一个到场,不知挽救了多少人的生命。现在,我无比悲痛地告诉你,我的儿子林勇已于2002年3月16日在抢救病人途中出车祸去世了。张同学,请你务必节哀。勇勇是1972年农历四月初八出生的,如果他还活着,五天后是他的四十岁生日。”

  .....

查看更多>>
上一篇:晋升 下一篇:看不见的邻居
分享到:
微信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