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相女婿

2019-12-01 09:52 编辑:蓝慕灵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一

  四月的天,春光明媚风和日丽白云朵朵,令人心旷神怡格外惬意。

  吃过午饭,陈明仁老两口穿戴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出了家门,按照宝贝千金的安排前往雁塔喷泉广场去偷偷地相她的男朋友。在公交车站的路上,陈明仁还是不大赞成这种“偷相”的方式,带有一丝讥诮说:“你这老婆啊,几十年了还忘不了你家的革命老传统呀?当年对我是这样,现在对未来的女婿还要这样,是否有点儿太老套了,就不能与时俱进来点儿创新?”

  “婷婷一辈子的大事总该管管吧?你这老头子,别的事你记不住,这几十年的陈谷子烂芝麻还记着。要不是想当年我爸我妈替我把关,咋能找上你这样的一辈子叫我甘居下风的夫君呢?”老伴刘静半是埋怨半是自豪,说着用手轻轻地捅了一下陈明仁。

  “哎呦呦,谢谢老婆抬举我了。这事儿我给你说过多少回了,人的黑白丑俊,高低胖瘦都是外表都是浮云,只要咱闺女看着对眼就行。关键是人品如何,性格和脾气如何。你看着不顺眼,婷婷看着美得不行,你有啥辙?没听过只要对眼,麻子都放光彩一说吗?”

  “又是你那老一套。看看提提建议总是应该的吧?大道理我清楚,最终决定权还在婷婷自己。这又不是我主动非要这样,是婷婷主动请咱们为她把关。咱进进家长的义务还是应该的吧。”说着话手机响了,一看是婷婷打来的,“婷婷啊,我和你爸已经出门了,不会迟到的。嗯?怎么了?啥事这么急啊?哦,哦,好吧,好吧。没事,你忙你的吧。”

  “出什么状况了?”

  婷婷说呀,那个小高已经走到半路了,局里紧急电话通知要他立即回单位,来不了了。说她晚上回家再给咱们细说。咋办?咱是回家,还是——?

  这也正常,小伙子肯定是没法推脱,年轻人就得这样工作第一。他不来了,咱照去,去广场看看喷泉晒晒太阳也不错嘛。

  晚上婷婷回来了,一进门就说对不起老爸老妈,叫你们白溜了一趟腿儿。“小高说,那个Z县的某河被污染的事儿被网民晒到了几个大网站,惊动了上边,省上主管领导大发雷霆,叫即刻处理。马上要换届了,领导们谁不怕这事?所以,他必须去。可能的三五天呢。”

  “婷婷,这没啥。又不是过了这几天就看不成了。再约时间吧。你说呢?”刘静转向征求陈明仁的意见。

  “本来就可看可不看。人家小伙子忙,就以后再说吧。”

  “爸——,你好像不太支持我呀。”婷婷撒娇的说。

  “唯一宝贝女儿的终生大事怎能不支持呢?问题是要讲究个方式方法。对你的婚姻大事我还是老原则,积极参与而不干预,出谋划策而不决策,当好参谋尽职尽责而不夺权,把握方向而不拍板,一切权力归你所有,最终决定权交给你。”陈明仁早已背熟的原则脱口而出。

  “老爸,你这咋像报纸的社论一样。咱小百姓过日子哪有这么高深玄妙的?你具体点儿好不好?”

  “我的意思啊,人的长相好坏对婚姻而言不是决定因素,是你要看一辈子,只要你觉得顺眼就行。再说我女儿眼头也差不到哪儿去。关键是人品、性格和脾气,长得再好再有钱,成天热衷于打牌喝酒,工作事业上不求上进,或者走到街上眼睛死盯着漂亮姑娘看,脾气暴戾,这样的人就成问题。我们帮你在大的方向上献言献策就行了。你说呢,小静?”

  “来,喝杯茶。这是对你和我妈今天白跑一趟的歉意。”说着,把泡好的两杯茶双手捧到父母面前。“小高的基本情况都给你们说了,通过这几回的接触,仿佛没有你说的那情况,成天工作挂在嘴上,事业心挺强的,似乎也很节俭。他说他,会抽烟而克制不抽,会喝酒而有意不喝,会打牌而刻意回避。在街上没发现他盯着漂亮女孩儿使劲儿的看,也没看出来脾气暴躁。上一回那个你说不求上进,这个小高我感觉是使劲儿追求进步。”婷婷如实汇报着。

  “还有啊,婷婷,你要充分考虑两个事儿,一个是他来自农村,二是你们专业上的差异。我并不是说农村人不好,我和你爸的前三代也是农民。问题是你俩生长的环境和过程迥然不同,生活习惯生活方式等方面也大不相同。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要想到如果能成,将来结了婚,农村的家人和亲戚来城里就得到你家,偶然次数少还行,次数多了你能接受不?第二个问题是,你是音乐老师,性格活泼开朗,喜欢唱唱跳跳,他是机关干部,少不了经常回家写材料什么的,需要安静。这些,你否想过吗?”

  “想过,但没有你说的这么多。”

  “你妈说的这些都是很现实的问题,一旦要成,都是不可回避的具体问题。不过呢,啥事都有两面性。俩人一对成天疯疯癫癫又唱又蹦的也未必就好。说他家是农村人,咱不是歧视或偏见,现实中和影视里边这样的小家庭闹矛盾的不少。当然也有处理得挺好的,事在人为嘛。婷婷,你要理性而冷静的考虑考虑。我的意见是,俩人接触的还不深,可能有些问题还没顾上谈呢,不妨再深入了解了解。好不好?”

  “你爸说得有理。你就再接触接触吧。”

  “那你们还提前看不看他了?”

  “那是必须的,悄悄看一下又没啥。”

  “继承刘家革命传统,争取陈家更大光荣!听你妈的,就让我们悄悄看看吧。”

  “死老头子,就是爱记仇。”

  “那好吧,咱就约到下个星期六。谢谢老爸老妈!”

  “我们俩随时听候调遣。”

查看更多>>
上一篇:看不见的邻居 下一篇:马主任昨天没喝酒
分享到:
微信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