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唐朝

2020-03-24 21:42 编辑:云彩间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篇一:梦回唐朝

这一天晚上,我一如既往地上一床睡觉。起初我一直睡不着。但是,慢慢地,我开始昏昏欲睡,接着我便进入甜甜的梦乡……

“格格吉祥。”我一觉醒来,眼睛还没来得急睁开,自己跟前就有一个宫女跪着。当我睁开眼睛时,我所在的场景使我万分惊讶。“这里是哪里?我还没睡醒吧!”我嘴里模模糊糊地说着,“格格,赶紧洗漱吧。”那位十分漂亮的宫女说。我心里想:“这儿是哪里呀?怎么和唐朝一模一样。我该不会像电视上那样,穿越了吧?怎么可能,电视上的都是假的。可我怎么会在这儿呀?我记得我昨天晚上看完电视就上一床睡觉呀,怎么一觉醒来就穿越了呀……”

宫女说:“格格,您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我听到她叫我格格,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呀?我便开口说:“你起来吧。”“是,格格,奴婢遵命。”通过宫女得知,我现生活在唐朝,我叫艾琪,是个格格,还是皇上最疼一爱一的格格,而这个宫女叫做琪果。我不安里夹一着几丝愉快,我想:“如果我是格格,那就可以在宫里玩,就能在这里发现到许多新奇的东西。”

琪果教我许多规矩,让我对唐朝这个年代更加地了解。原来,古代的人有这么多的规矩呀,不能像我们那样子每天自一由自在。一天,皇阿玛送我到书斋念书,说我已经到了念书的时候了。皇阿玛说完,我就忍不住大笑了,我想:“原来古人到这么大才念书呀,我都读六年级了,该不会让我去学一年级吧!”可是,说起来倒是简单,做起来可就难了。原来,在这里学习是不分级别的,这可难倒我了。我刚去书斋,先生就叫我作一首诗,什么?叫我作一首诗?这下子叫我可怎么办呀,幸好我灵机一动便说:“先生,我是第一天上书斋,我该怎么称呼您呢?”就这样被我转移了话题。

那天晚上,我上一床睡觉。当我起来时,才知道原来我是在做梦呀。虽然这只是个梦,但是我却希望可以留在那个梦。我如今是多么想念琪果呀,但是梦始终还是梦,不可能成为现实……

篇二:梦回唐朝

是谁撩一开珠帘从远处向我走来?

是谁莞尔一笑,让人如痴如醉?

是谁姿态曼一妙,身后却留下滚滚诗涛?

--题记

朦胧中你似云雾缭绕中起舞的仙子,穿梭在清净优雅的竹林间。手拂古琴,乐声悠扬,那美妙的音符是在诉说你传奇的一生。( 散文阅读:www.sanwen.net )

似乎得到上天的恩宠,八岁,你虽稚气未脱却作得一手好诗,令人惊叹。才情四溢,孤傲清高,使得你在自一由的唐朝成为一朵美丽的奇葩。

战乱的突如其来成就了你人生的转折,你从衣食无忧的千金小一姐跌落为一介平民。无奈之下,你只有凭惊艳的容貌及一精一诗文、通乐律的才情在欢乐场侍酒赋诗,弹唱娱乐,吸引了众多文人一一客。可是你本是一颗隐隐发光的宝石,又怎能被“乐伎”的身份就此掩盖,于是韦皋闯入了你的生活。

也是偶然间来到这个地方,听了你优雅的琴声,看到你俯身提笔,朱钗下垂,腮边微微泛起红晕的神色,顷刻间一首绝妙的诗文诞生于此。韦皋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如同千里马般,他这个伯乐禀告朝廷将你推上校书郎的官职。随后,你的才情一泻千里得到了白居易、杜牧、辈庆、张籍等文坛大家的敬仰。可是好景不长,你的清高孤傲毕竟惹恼了韦皋,你被罚松州。满眼的空旷,满眼的苍凉,满心的惆怅。“问道边城苦,而今到始知”,虽抱怨却从不低头,你一如边塞的小草,任寒风凛冽,却依旧挺一立。

四十二岁的年龄,你仍是花容月貌,一爱一情在悄然中来临,“与万千人中遇到你所一爱一的人,与万千人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你遇到了元稹,从此你便认定他就是你相守一生的那个男子。泛舟与锦江之上,游历于山水之间,听着他的窃窃私语,你便觉得回到了豆蔻年少,那种纯情似甘露琼浆,你一饮而尽,甜到心里。吟诗作对,品茗赏花,那些闲情逸趣的日子成了你永恒的记忆。

总是这样,一爱一的越深,陷得越深。元稹远赴长安却如黄鹤一去不复返。也许你早该看清,“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是他对妻子的誓言,找寻你或许就是情感上的慰藉,更何况你已沦落风尘。你苦苦等待,他却将你抛到九霄云外。终于你望断了路,流干了泪,洗尽铅华,用曾经一度书写的粉一红信笺书写你的忧伤和绝望。淡淡的松香氤氲在亭阁周围,湮没无尽的心伤,诗成了你永久的恋人。你平静的倚竹而望,香消玉殒。

洪度,锦江是你永不衰老的容颜,那常布常新的雨露是你超凡脱俗的一浪一漫,望江楼是你永恒的望,我愿化作江边青竹,陪着你共言流逝的岁月。

篇三:梦回唐朝

就这样坐在这里,夜都已深了,还是没有一点睡意,网友都走了,我却还傻傻的呆着,不知在想些什么,脑海里不时在飘过些什么,像风一样吹过,似有若无。

我多想回到唐朝,那时的女人,都丰一乳一肥一一臀一一,民风开放,国力强大,男人还能同时娶几个老婆,哎,多么美妙的年代。如果,可以回到唐朝,我要学会一身的武功,除暴安良,行侠天涯。我要骑着一匹白马,身披一衫白袍,披散着一头秀长秀长的黑发,背挂一把长剑,单身上路。游荡在江湖,还要泡尽天下所有的美一女。当然,还要相约李白,一路纵一情放歌,留下流传千古的诗篇。啊,那我的人生,该会如何的风一流,如梦一样完美。

如果可以回到唐朝,我要用尽这世纪的所有知识,发挥我最大的能力。让大唐江山,国富民强,最好是赶下某个狗屁皇帝,由我来带领我的子民,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称霸全球,统一整个地球,那还了得,当今的这些混蛋如小日本,美国鬼子来对我堂堂中华,指三道四,比如说CNN的那个狗日的,老子一怒挥刀,就把他一奶一一奶一的给砍了。那时的世界,只允许说中国话,写我汉字。那么,这样的世界该会有多么和谐,大家交流多么方便,那还需要什么翻译,说着一口鸟语,听了就别扭。当然,世界上的各种肤色美一女,也任由我选,喜欢了就塞一进我的后宫,谁让我是皇帝呢。哇,这样的世界该会有多么的美妙。

篇四:梦回唐朝

“这是什么地方呀?大街小巷怎么这么多人?”我站在街上,望着穿梭不息的人群车马……

哦,我原来到了中国诗歌最繁荣的唐朝。嘿,不愧是中国杰出的诗人生活的朝代,你瞧,那茶馆里的人,一边喝茶、喝酒,一边谈笑风声,边吟咏边作诗,有趣极了。望着他们开心的样子,我不由自主的进了茶馆。

我坐在茶馆东南一角,望着对面的一位文人,一碗一碗地喝着,嘿,怎么这么面熟?我沉思地想了一会儿,哦,他就是我国的大诗仙——李白。人面相逢,我兴奋地来到他的身边。

“你好,我们能结交朋友吗?”喝酒的李白感到很惊讶,又很高兴。连忙到酒到茶,千言万语尽在酒中。一杯又一杯,随着酒瓶的增加,我们的友情越来越深。

我情不自禁的说:“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李白很惊讶的说:“你怎么会背诵这首诗?知道题目是什么吗?”我迅速地回答:《赠汪伦》。李白又问:知道我为什么写这守诗吗?”我想了半天,吱吱唔唔地说:“增加你和汪伦……的友谊,感谢汪伦呗。”

李白摇摇头说:“太简单了,我和汪伦之间的友情,谁也不会体会到的。”我有些不明白了。

李白说:“汪伦他是一位农民,他想和我结交朋友,向旁人打听,得知我喜欢桃花,便在那优美典雅的地方种了一潭桃花。我去哪个地方时,他约我去喝酒,生一性一一爱一喝酒的我一杯又一杯,像你我一样,通过喝酒,增加我们的友谊。喝完酒后,他又领我去他的桃花池,到了那儿,我被汪伦对我的情意和桃花哝哝的清香深深的陶醉了,当即作下这首《赠汪伦》。我和汪伦之间的感情、友情更随之加深。这种感情,你们是无法体会的。

我渐渐地听懂了李白的话,开始羡慕他们之间的友情,也让我受益匪浅。

李白又意味深长的说:“亲情也许会破裂,友情也许会褪色,但桃花潭中的水和桃花将不会改变,他牵动着我和汪伦之间的友情……

讨厌的闹钟把我从梦中惊醒,环顾四周,没有茶馆,更没有李白,但梦中却又都是那么真实,我细细的品味,品味……

篇五:梦回唐朝

翻开李白的诗篇,走进他的生活,为何找不到多少暖色?他的人生就如此孤寂,他的一性一格就如此孤傲,他的生活就如此简单吗?

——题 记

黄昏如期而至,轻轻地敲打着我的那一扇企盼的纱窗,白昼便无奈地退出屋门。暮色一点点一逼一近,越压越低。终于,黑暗占领了大地,空气里散发着唐诗的味道。我像一只找不到目的地的天鹅,在草丛中踱着那优雅而孤独的方步。

走到空荡荡的庭院里,只见天地茫茫。夜在天空漂泊,风在树梢轻拂,而我在天地间游荡。一切看起来是那么迷一离、宁静。忽然,不知从何处驶来一列去往唐朝的列车,此时“唐”的气息分外浓郁,我也更好奇了,于是踏上了此列列车。不知行了多远,走了多久,列车不再前行了。我便下了车,看到满城的灯火潜伏一在喧嚣的背后。

此时,月亮升起来了,但好像只在我心的空间盘桓,只有我在唐朝的天空下站着,渐渐地灯火也熄灭了。天空中只留下月亮这唯一的灯盏,照亮了道路,我便沿着此路走了过去。此时,很静很静,静得能听见月光滴落的声音,听得见小水泡在水面破碎的轻响。走着走着,便看到一座茅草房,这大概就是青莲居士李白的小屋了吧?

有人吗?从那紧闭的纱窗中的一点缝隙里窥一探,有一长廊,而那长廊的尽头,正是这小屋,屋里走出一张缀满伤痕的脸,好像是被岁月的风雨镌成一曲悲凉的落寞!他看着我,一言不发,好像并不欢迎。

剑眉入鬓,目如朗星,嘴唇似一片花一瓣,脸上仿佛挂着一丝浅笑。哦,李白,是你吗?挟三尺青锋,踏数朵流云,裹一身豪气,书剑飘零。钦慕壮士啸傲,一一人吟哦,是巴蜀的灵动山水赋予你潇洒风姿,还是古来燕赵悲歌之士自来桀骜不驯?朝别黄鹤,五岳寻仙,你的风姿给山水增添了几抹无奈;纵酒狂歌,散发弄舟,你的个一性一令青史汗颜,正如余光中所言:“酒入愁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李白,你胜过贞观,胜过杨贵妃,当之无愧地站到盛唐中央。“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高歌,“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自尊、坦荡,给了我许多人生启迪:我的人生也可以洒脱轻松。“长风破一浪一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豪放也给了我许多激励:相信自己,我一定能成功。正如杜甫评价你的诗句:“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可是在我细看时,你眸子里飞扬的神采中,竟隐隐有一股怅惘。

他见我这样滔一滔一不一绝,终于开口邀我进入他那小屋了。一进小屋便见到了几处简陋的摆设,最引人注目的要算那堆满诗篇的案桌了。那层层叠叠的纸张可谓是他历经沧桑几十年的杰作了。他请我坐下,于是我便开始细细地阅读起他的诗文来。从中可见有“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洒脱、豪放、气派和自一慰,有“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的惆怅,有“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的凄婉迷一离,也有“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的淋一漓,更有“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一抽一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的悲歌……从中更能感悟到快乐美好似乎与他并不友善。他清晨寻觅,黄昏寻觅,午夜寻觅,却永远也只有冷清、悲凉与苦楚,支离破碎,凝成了他眼角无法抹去的泪痕。似乎在每个季节里都忽冷忽热,无人嘘寒问暖。却被当成有意的摆设,似乎使他自己也有“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的进退两难。

此时,我还看到了倚窗伫立的诗人——李白那孤寂的背影,比黑暗更深沉,他面对着月亮,我猜他恐怕是在想“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吧,是否又是一个洒脱的自我慰藉?因为我知道,他是以“月”为中心,在那浩渺的唐诗中漂泊,让我回味无穷。

在不知不觉中回味,似乎一切都发生在过去,一切又悄然消失了,月亮不见了,它是去藏在心里睡觉了,很久很久。天地之间,又剩下归去的列车和我了。我知道,方才我只不过是从慰藉出发,去寻找唐代诗人李白的慰藉,从心灵起程,去探望青莲居士李白的心灵罢了,因为我知道,在唐诗中,我只能擎诗词之盅,饮醉自己。

那一一夜,被月光击倒的,不仅仅是诗人李白,还有“我”这个无名小卒。

那一一夜,被时光串联的,不仅仅是诗人李白,还有“我”这个崇拜者。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查看更多>>
上一篇:美丽的西双版纳 下一篇:面对喧嚣
分享到:
微信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