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外文经典 > 列表

优秀英语短篇散文:The Joy of Living
2022-02-16 15:50优秀英语短篇散文:The Joy of Living

Joy in living comes from having fine emotions, trusting them, giving them the freedom of a bird in the open. Joy in living can never be assumed as a pose, or put on from the outside as a mask. People who have this joy don not need to talk about it; they radiate it. They just live out their joy and let it splash its sunlight and glo w into other lives as naturally as bird sings. We can never ge...

英文散文| 日本的新一代
2022-02-16 15:48英文散文| 日本的新一代

  The New Generation in Japan   日本的新一代   IN THIS ARTICLE: Japanese students seem to be losing patience with work (and) prefer easy jobs without heavy responsibility.   本文简介:日本学生似乎正对工作失去耐心…(而且)更喜欢无需负重大责任的轻松工作。   Japan's post-World War II value system of diligence, cooperation, and hard work is changing. Recent surveys show that Japanese yout...

英语散文:秋之湖
2022-02-16 15:47英语散文:秋之湖

Lake Of Autumn I remember quite clearly now when the story happened. The autumn leaves were floating in 1)measure down to the ground, recovering the lake, where we used to swim like children, under the sun was there to shine. That time we used to be happy. Well, I thought we were. But the truth was that you had been 2)longing to leave me, not daring to tell me. On that precious night, watching t...

散文|夜莺 劳伦斯(原创)
2020-12-25 23:53散文|夜莺 劳伦斯(原创)

塔斯卡尼处处有夜莺。 在春季和夏季,除了午夜和日中,它们终日歌唱。在树繁叶茂的小树林里,树木像铁线蕨垂挂在岩石上那样悬在山边,溪旁,大约清晨四点,你就能听到夜莺在那里,在苍白的晨曦中重新开始歌唱:“您好!您好!您好!”夜莺的歌声,是世界上最欢快的声音。因为这声音无比欢快,光辉灿烂,蕴藏着巨大的力量,所以每次听到它,都会感到惊奇,使人异常激动。 “夜莺开始歌唱了。”你会自言自语地说。它在拂晓前歌唱,...

散文:希腊 三岛由纪夫
2020-12-25 23:46散文:希腊 三岛由纪夫

希腊是我眷恋之地。     飞机从爱奥尼亚海飞抵科林斯运河上空的时候,我看到夕阳映照下的希腊的群山,西边天空闪烁着金光。希腊晚霞恍若盔甲。我呼唤着希腊的名字。这个名字指引过当年为女性风波而一筹莫展的拜伦奔赴战场,孕育过希腊厌世家赫尔德林的诗的感情,还曾给斯丹达尔的小说《阿芒斯》中的人物在临终的音阶上以勇气。     透过从飞机场开赴市中心的公共汽车的玻璃窗,我看到了夜间灯光照出的山顶城邦。     如今...

蜘蛛丝/【日本】芥川龙之介
2020-02-13 15:04蜘蛛丝/【日本】芥川龙之介

【作者简介】 芥川龙之介(1892—1927),日本大正时代小说家。他全力创作短篇小说,在短暂的一生中,写了超过150篇短篇小说。他的短篇小说篇幅很短,取材新颖,情节新奇甚至诡异。作品关注社会丑恶现象,但很少直接评论,而仅用冷峻的文笔和简洁有力的语言来陈述,便让读者深深感觉到其丑恶性,因此彰显其高度的艺术感染力,其代表作品如《罗生门》、《竹林中》已然成为世界性的经典之作。 一 某天,释迦菩萨独自在极乐的莲...

四季生活/【苏联】沃罗宁
2020-02-13 15:03四季生活/【苏联】沃罗宁

每当清早,我拉起用木条制成的黄色百叶窗时,都能看见她——我的白桦树。她高耸、挺拔,永远伫立在我窗前。秋夜,她消溶在幽暗之中,不见了;而你若相信奇迹,便会以为她走到别的地方去了,因为不见了。但刚一露出曙光,白昼的一切尚在酣睡,隐约感到清晨的气息时,她又已出现在原处了。 我凝视着她,不禁萌生出奇思异想。她想必有自己的生命吧。又有谁知道,如果苍天赋予我认识大自然全部完美的感官,也许我眼前会展现出一个神...

铁匠/【法国】左拉
2020-02-13 15:00铁匠/【法国】左拉

我不自觉地认为,他就是因劳动而变得伟大的英雄,是我们时代的不知疲倦的儿子,是他在烈火中用铁材锻造明天的社会。 铁匠长得高高大大,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大个儿,两个肩头满是肌肉疙瘩,面孔和臂膀被炉火与锤子迸起的铁屑炽染得黝黑。他有一个四四方方的脑袋,一簇乱蓬蓬浓黑的头发下面,生着一双孩子气的蓝色大眼睛,像钢一样明亮。他还有一个宽大的颌骨,发出笑声和喘息声来,就像他那巨大的风箱在狂欢和呼啸;当他以力气十足...

春将至/(日本)井上靖
2020-02-13 14:58春将至/(日本)井上靖

过了年,把贺年片整理完毕,就会感到春天即将来临的那种望春的心情抬起头来。 翻开年历,方知小寒是1月6日,1月21日为大寒。一年中,这时期寒气最为凛冽。实际上日本列岛的北侧正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南半部的天空也多是呈现着欲降白雪的灰色。当然也有时遍洒新春的阳光,却不会持久,灰色天空即刻就会回来,寒气也相随而至,不几天即将降雪吧。 严冬季节,寒气袭人,理所当然,在这种情况等待春天的心情,是任何人都会产生的...

遗嘱/(俄国)果戈理
2020-02-13 14:57遗嘱/(俄国)果戈理

现在我的神志完全清醒,思考能力健全,特立遗嘱如下: (1)我的遗体如尚未出现明显的腐败迹象,不可埋葬。我提出这一点,是因为我的病中曾经有过生命暂歇的时刻,心脏和脉搏都停止过跳动……我一生中亲眼见过许多悲惨的事件是由于我们不加详察而草率从事所造成的,甚至在丧葬一事上也是如此,因此我在遗嘱一开始时就郑重地提出这一点,是希望我死后的声音也许能够提醒大家办事要细致谨慎。我的身体埋入土内即可,无须选择安葬的...

生命的召唤 惠特曼
2020-02-13 14:54生命的召唤 惠特曼

人生和爱情一样,不会自己滋长,必须先给予而后才有发展。给予越多,生命便越丰富。 人能成全他人,也能毁弃他人。互相帮助能使人奋发向上,互相抱怨会使人退缩不前。人与人之间的这种影响,就像阳光与寒霜对田野的影响一样。每个人都随时发出一种呼唤,促使别人荣辱毁誉、生死成败。 一位作家曾把人生比做蜘蛛网。他说:“我们生活在世界上,对他人的热爱、憎恨或冷漠,就像抖动一个大蜘蛛网。我影响他人,他人又影响他人。巨...

贝壳小记
2019-08-29 08:58贝壳小记

一枚贝壳是一件小东西,我把它拖回到沙滩上。然后我抓一把沙子,在这些沙子从我的指缝里几乎漏光了的时候,观察留在我手里的那一点点。我看到几粒沙,然后每一粒沙,那时,再也没有一粒沙对我来说是一件小东西了,而那具有形式的贝壳,那牡蛎或是赝造的冠冕或是竹蛏的壳,给我的印象就像是一座宏伟的纪念碑,既巨大又珍贵,有如吴哥的庙宇、圣马克罗或是金字塔,而且比这些过于明显的人类创造物具有奇特得多的意义。 我想:要...

人类的故事:丘吉尔
2019-04-20 15:08人类的故事:丘吉尔

在摇曳灯光的照耀下,历史在过去的小路上蹒跚,试图重建过去的景象,恢复往日的回声,并想用微弱的光芒点燃往日的激情。 当历史巨大的卷轴展开之时,许多错综复杂的事件出现了,而这些事件是很难有效地纳入我们这个时代人们好恶模式之中。 人类的故事并不总是像数学运算一样根据二加二等于四的原则展开。人的一生中,有时可能等于五或负三;有时,正算到一半,黑板倒塌,使全班陷于混乱,教师被砸得鼻青脸肿。 现在科...

巴尔扎克之死:雨果
2019-04-20 15:06巴尔扎克之死:雨果

1850年8月18日,我的妻子曾在白天去看望德·巴尔扎克夫人,她对我说,德·巴尔扎克先生奄奄一息。我直奔他那里。 德·巴尔扎克先生一年半以来染上了心脏肥大症。二月革命以后,他到了俄国,在那里结了婚。他动身前几天,我在大街上遇到他;他已经叫苦不迭,大声地喘息。1850年5月,他回到法国,结了婚,变得富有,却行将就木。回来时他已经双腿肿胀。四个会诊的医生给他听诊。其中一个即路易先生7月6日对我说:他活不到六个星...

《尼亚加拉大瀑布》|查尔斯·狄更斯
2019-04-20 15:02《尼亚加拉大瀑布》|查尔斯·狄更斯

那一天的天气寒冷潮湿,着实苦人;凄雾浓重,几欲成滴,树木在这个北国里还都枝柯赤裸,完全冬意。不论多会儿,只要车一停下来,我就侧耳静听,看是否能听到瀑布的吼声,同时还不断地往我认为一定是瀑布所在那方面死乞白赖地看;我所以知道瀑布就在那一方面,因为我看见河水滚滚朝着那儿流去;每一分钟都盼望会有飞溅的浪花出现。恰恰在我们停车以前几分钟内,我看见了两片嵯峨的白云,从地心深处巍巍而出,冉冉而上。当时所见,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