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赏析 > 列表

原创散文 | 繁华落尽,独恋宁静人生
2021-12-02 11:08原创散文 | 繁华落尽,独恋宁静人生

文/佚名 乡村宁静,炊烟袅袅,一头老牛,一只中华田园犬,一条野草丛生的小路,小路两边可以是水田,也可以是菜地。无论是清晨又或者是黄昏,阳光透过山的那一头,升起又落下,夜深便可看到,满天的繁星跳动,银河如瀑如泄,月亮显得那么的纯洁,那么的玲珑剔透。而夜中,唯有虫鸣似潮水般,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  叶落归根,我常常想到,如果当自己到了人生之中的暮年,我也是更加向往那静默的山村吧,一座孤单的坟,守...

散文| 记忆中的火炕
2021-11-30 20:28散文| 记忆中的火炕

“南人习床,北人尚炕”。在我国北方好多地方,火炕是以前家家户户的标配,不管农村城市、贫穷富有、高低贵贱,家中必有火炕。火炕也似乎从来不挑剔,上到皇宫豪宅,下至寒窑窝棚,有家就有炕,有炕才算家。火炕在中国历史悠久。在我国北方冬季寒冷而漫长,而一般的木床无法抵御冬天的严寒,人们就发明了火炕作为取暖保温的设施。据《三朝北盟会编》记载,金初“环屋为土床,炽火其下与寝食起居其上,谓火炕,以取其暖”。在那些家...

散文|俗世繁花
2021-11-30 20:22散文|俗世繁花

文/踏花归来 路过匆匆,与一丛细竹擦肩,那是一户人家的篱墙,如停泊的船儿,似乎院子里酣睡的暖猫,正梦见蝴蝶谷的清幽。 滨海路上的城郊,世外桃源一样的诗意。四季轮回里,院中景致如夕阳下的港湾。 淡烟若水,那是一对老年夫妻给我的感触。他们总是在这小巷子里散步,小女生似地紧跟,是老太婆的模样,步履坚定,携手前行,是大丈夫的伟岸。天天如此,哪怕风雨过后的黄昏。 我不知道他们的经历,我在俯身窗外的寂寞...

夜读散文 | 紫荆花又开
2021-11-30 20:18夜读散文 | 紫荆花又开

文/雪 紫色的,粉色的紫荆花又陆陆续续地开了。走在公园里,道路旁,望着这些充满迷幻色彩的花朵,看着这些带给人想象的颜色,心胸顿时开阔起来。紫色是一种梦幻的,浪漫的颜色。当你看着它,会产生一种温馨的情愫。站在它的面前,更会燃动你心中的诗意。微风吹过,花儿在风中荡漾,似梦似幻的霓裳在飘逸,似乎带着一种诗意的浪漫,一种神秘悠远的梦境。在风中摇曳的花香,穿透你的心房,让你舒心,惬意!  小雪节气,气温会骤...

原创散文|风韵西塘
2021-11-26 09:31原创散文|风韵西塘

文/余宗林 岚岚的晨曦微醺着你,酣然地卧睡在江南水乡臂弯里;冉冉的风掀开你温床的帏幔,揉了揉耷拉的眼皮,少女般羞答答晕开了容颜。你挽起发髻,镂空的绸缎缀在你束腰上,你那一颦一笑沾濡了明清时期的古色古香。 我来的那么唐突,用饱含沧桑的目光来窥探你端庄的蕴韵;你那么迷人,嗅着你的芬芳,是呷了一口陈年的女儿红,醉在你怀里,恣意撒娇撒欢。我哒哒的马蹄声是美丽的邂逅,我不是过客,你在我心窝筑起了巢穴,厌...

原创散文|有种情谊叫永恒
2021-11-26 09:26原创散文|有种情谊叫永恒

文/在水一方 前几天,我梦到我的好朋友君了,她还是那么端庄优雅,落落大方,滑滑顺顺的头发披在肩上,面带微笑的看着我,我一点也不惊讶,更没有害怕,因为她是那么善良。梦里的我,是知道她永远离开的,但我想感觉一下她是否有什么异样。我去抓她的手,她并没有躲避,和原来并没有两样,我含泪对她说,下辈子你一定要好好爱自己,身体哪里难受别硬撑着。她微笑着点点头,没有说话… 醒来我感慨万千,过去的点点滴滴历历在...

夜读散文 | 陋舍
2021-11-26 09:21夜读散文 | 陋舍

文/余宗林 儿时,故乡是一大片的泥瓦房。顾名思义,泥瓦房是泥土伴沙石灌入事先固定好的木夹板里,制成土坯,垒砌而成,屋顶放置互相固定好的木梁,再隔相同间距铺以木橼,盖上青灰瓦片,上梁下方钉有木立柱子。 我家的泥瓦房最为破陋:残垣断壁的身段,岁月斑斓了白墙上的裂痕,木柱子被虫子啃食得伤疤累累,屋内别有洞天的水帘洞……我戏谑它为“陋舍”,真是恰如其分。爷爷一家子人口众多,我爸又是老大,只能被安排偏居...

散文|美丽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2021-11-25 00:18散文|美丽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文/徐梦甜 前几天,我去逛街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朋友,当时我没有第一眼认出她,是她拉起我的手,说了句:“我是丫丫啊。”我盯着她的脸看了几秒钟,感觉她的脸很陌生。现在的她,鼻子高挺,一对宽长的双眼皮,脸也瘦了不少,完全不是之前的那个样子。我问丫丫,要不要找一个地方坐下,叙叙旧,只见丫丫看了看手表,对我说道:“甜甜,咱们改天再约吧。我在网上预约了双眼皮修复术,现在得马上赶去。”听到这话,我才知道丫丫整容...

夜读散文 | 父亲的怀念
2021-11-25 00:15夜读散文 | 父亲的怀念

文/清露 现在流行这样一种说法:“拼爹”的时代。每每听到“拼爹”二字甚是忧伤,不是忧其无力拼而是伤其没爹。那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那年的我经历了一个非常时期,我仿佛从美好的天堂坠入幽暗的地狱一般。那年父亲永久的离去了,傻傻的我以为是一场梦魇,没想到这梦一做就是五年。那年发生了很多大事件,罕见的南方雪灾,无情的汶川大地震,让国人无比骄傲的北京奥运会。然而,那些对于我来说都微不足道,不足以挂齿,唯一常驻...

散文|瓷色天青
2021-11-25 00:09散文|瓷色天青

文/毛小祎 野绿连空,天青垂水。  江南多水泽,处处可见清潭绿波,气候温暖湿润,常常烟雨连绵。在这里你可以看到,青山与湖水相互映衬,碧绿的湖面常常会遛出一尾小舟,船撸轻轻划破水面,泛起淡淡涟漪。远远望去,一湖,一山,一小舟,勾勒出一幅清雅、幽深的山水画。而却还有一样风景,比眼前的山水还要动人心魄。它,就是隐藏在山天水边中的那一抹天青。 什么是天青色?天圆地方,天青地黄。天青色是指大雨滂沱后天...

原创散文 | 最美清秋系故园
2021-11-25 00:02原创散文 | 最美清秋系故园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夏别离,秋怀乡!行走在青云路的天梯之上,我在思念故园。踏步在晨曦广场上,我凝视着石缝中的青草,它是那么的生机盎然,那么的活泼可爱。微风吹来,他在向你招手示意。忽然间,远方飘来淡淡的清香,不禁让我回味家乡的味道。 校园之秋,仿佛神仙般的境地,而那朦胧仙气给了我思家的梦。 余忆中,那故园的清晨,有雄鸡的鸣叫、有东南风的呼啸,有落叶的纷飞起舞。拖着未全醒的身体,漫步在泥...

散文 | 小雪
2021-11-17 14:43散文 | 小雪

文/宝鸡张静 一 小雪刚过,空气里的寒气自然重了。 这是周末,窗外无雪,倒是从昨夜开始绵延不止的雨,一直断断续续地飘着。送走上学的小子后,家里安静极了。坐在电脑旁,鼠标胡乱点着,白净的屏幕上,东北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地罩了一地,我喜欢那份一望无际的清新透亮的世界,沐浴其中,心中填满的,一定是素白与明净。 居所临街而落,小屋的窗户外面不时传来车声、风声和雨声,还有站台上各种杂沓的声音。不觉将头伸向窗外多看...

立冬
2021-11-15 11:32立冬

今年,冬天来的波澜不惊。 古人说: “冬,终也,万物收藏也。"喜欢古人这种简洁而准确的表述。从立冬这天起,万物回归,土地把繁华和绚烂都裹藏起来,留下的是灰黄与沉寂。 哦,冬竟如此简约。 今晨起p床,看院内萧瑟,一地黄叶。许是连日阵阵秋雨,让树们变得瘦削起来。半隐半裸的鹊巢,在西风中,悉悉索索颤颤巍巍。昔日嬉闹的鸟雀,此时也不见了踪影。 一阵寒意袭来,感觉需添加衣裳了。想起贾p岛"秋风生渭水,落叶满长安...

【八一】时令之趣——霜降(散文)
2021-11-15 11:28【八一】时令之趣——霜降(散文)

昨夜秋风绕窗,既而便闻淅淅沥沥之声,纠缠一宿。天明时,庭外一片凄冷。唯小园中,绿藤凭依凉风,回荡檐下;小池更耐秋雨,满池绿波;黄花不怨寒凉,独自飘香,尤喜绿叶,清晨更泣朝露。 噫!莫非不是秋日?更盛春潮? 前几日一朋友问及时令节气:“你著时令,总先于节气,为何?” 我笑答:“世代为农,历四时变化,时令根植心中,深入骨髓,早一日,便可警人——预作打算,以备不时之急。” 再问:“那寒露之后,是何节气?” ...

又到霜降时节
2021-11-15 11:25又到霜降时节

文/罗文博 翻开日历,猛然发现今天是霜降,不经意间,时令已经指向了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古籍《二十四节气解》中说:“气肃而霜降,阴始凝也”。可见深秋即将过去,随之而来的将是冬日的萧寒。 当芸芸花草香消玉殒的时候,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霜降,就悄然无声的来了。霜降,二十四节气之一,每年公历10月23日左右,霜降节气含有天气渐冷、初霜出现的意思,是秋季的最后一个节气,也意味着冬天的开始,霜降时节,养生保健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