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赏析 > 列表

优秀国内外,原创散文​​,优美散文

亚丁的色彩(原创)
2020-03-31 22:31亚丁的色彩(原创)

冯小宁   10年一晃就过去了,亚丁那些回忆,一直占据在心中,从未忘却。 这么多年不曾提笔,确实因为笔墨太过笨拙,无法表达我对亚丁的那份仰慕和敬畏。 前天,闺密发来那些年的照片,看完心情非常激动,让我情不自禁地回到了2010年8月。 亚丁,那个向往已久的色彩天堂,那年,终于和闺密结缘,克服高原反应的恐惧,从川西一路向西北,穿过二郎山,翻越了八座大雪山,经过理塘,当汽车奔跑在广袤无限的毛垭草原上,仿佛听...

红棉逸事(原创)
2020-03-31 21:46红棉逸事(原创)

作者:逸凡 阳春三月,羊城处处红棉花开,春意盎然。 木棉树因其花开艳红又名红棉花、英雄花,是广州市的市花,市内的主干道、公园、绿化带都广为种植。三月一到,花蕾就悄悄爬上树梢,没几天,你就会发现到处都是红艳艳,一团团、一簇簇,红如篝火的一树火红,那就是春天到了!  每当看到红棉花开,就会想起香港歌手罗文的红棉曲: “红棉盛放,天气暖洋洋,英姿勃发堪景仰,英雄树,力争向上,志气谁能挡。 红棉怒放,驱去...

浴缸里的女人 张小娴
2020-03-21 20:39浴缸里的女人 张小娴

一个女孩子问我:“你觉得哪一种分手最惨?” 那还用问?两个相爱的人,无奈要分手,那是最惨的。 明明都很爱对方,但是,环境不容许大家再继续下去,唯有悲痛分手。这种分手,根本没可能一次就成功。一次又一次,说好了不要再见,说好了“我是为你好”,说好了“我会永远怀念你”,也明明说好了“我们不要再心软”。然而,每一次我们都打破了自己的誓言,又再纠缠在一起。 见面的时候,大家哭得死去活来。然后,其中一个冷...

我很重要 毕淑敏
2020-03-21 20:37我很重要 毕淑敏

当我说出“我很重要”这句话的时候,颈项后面掠过一阵战栗。我知道这是把自己的额头裸露在弓箭之下了,心灵极容易被别人的批判洞伤。许多年来,没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表示自己“很重要”。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都是——“我不重要”。 作为一名普通士兵,与辉煌的胜利相比,我不重要。 作为一个单薄的个体,与浑厚的集体相比,我不重要。 作为一位奉献型的女性,与整个家庭相比,我不重要。 作为随处可见的人的一分子,与宝贵的...

我的极度遗憾武汉记忆!
2020-03-21 20:34我的极度遗憾武汉记忆!

文/: 香港水云天 印在笔者脑海中的武汉记忆,是一堆发黄的影像,因为时隔太久远了,都三十多年了。 三十多年前,你可到过或刚好身处武汉吗?假如是,你自当非常明了印在本人脑海中的武汉是什么样的影像了。 中国城市中被冠以“大”的,有“大上海”和“大武汉”。武汉幅员确实够大,而人气也挺大,今天号称有千多万人口,而三十多年前,它已经拥六百多万之众,所以向有“东方芝加哥”的别号。 人们喜欢以江城指称武汉。武...

皖南小镇的早晨
2020-03-21 20:31皖南小镇的早晨

天刚蒙蒙亮,推开传达室破败的房门,凉凉爽爽的晨风,给了我这个初来乍到的外地人一个深情拥抱,是问候,还是表达欢迎呢? 丘陵起伏,山岗如波似涛,一眼望去,青青翠翠,郁郁葱葱。清晨,云彩在遥远的天边嬉戏变幻,有早起的鸟儿已在朦朦苍穹下盘旋高翔,远远近近的各种鸟叫声,在高声附和着鸣叫,它们是互相催着起床呢,还是在互相问候,或者在晨欢?微微清新的风儿,带着丝丝缕缕的睡意,似乎昨晚听到了什么秘密,正在轻声呢...

细说心语(原创)
2020-03-18 14:18细说心语(原创)

文/李筱枫 连日来阴晴不定,令人不免有些郁闷,帘外鸟鸣声声,风柔日薄春犹早,仍是一片盎然生机,而我等只能困于居室,祈盼阴霾早些过去,换来市民自由行。可结伴去往郊林,观湖山青青翠竹,赏乡野桃李飞舞。或约三五旧友,帘下漫煮闲茶,茶烟袅细香;或觥筹交错,话家常,聊兴旺,美人笑语绕屋梁。 日落月升,云卷云舒,花开花落亦有时,蓦然回首,背井离乡近三十载,异乡的愁绪,千古皆如是。且将他乡作故乡,就如人生是一...

游荆州,访春秋(原创)
2020-03-18 09:04游荆州,访春秋(原创)

冯小宁     对荆州最初的认识是:城墙、楚国、屈原、三国,这八个字足以撩起我对荆州古城的向往,并在己亥之年得以访之,一大乐也。    两天一夜的时间,我终于可以自由地游走在荆州古城里,寻访春秋战国的足迹。护城河。护城河是进入古城的第一道防线。绕城总长11.9公里,水面面积达900亩。这池碧绿如绸缎的河水,2800年来一直忠心耿耿地守护着古城,严严实实地把古城与城外分隔开,让古城里面的人们可以安然生活。 ...

那些年,跟我们一起抢女人的畜生(原创)
2020-03-16 17:58那些年,跟我们一起抢女人的畜生(原创)

如果有人问我:“四年大学生涯中,你最难忘的是谁?”那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是那一群畜生,那一群跟我们一起抢女人的畜生!” 是的,我想我是难忘那一群畜生的。毕竟,我们都曾义无反顾地深深地爱过那一群畜生,也被那一群畜生狠狠地伤害过,然后仍然执迷不悟,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初次见面,往往都是美好而难忘的。不然,怎么会产生“乍见之欢”“一见钟情“这些短语?又怎么会产生”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又见木棉花盛艳(原创)
2020-03-16 17:57又见木棉花盛艳(原创)

文/ 李筱枫 每逢二、三月份,最是喜欢广州街头那高高立于枝上的一大朵一大簇开得红艳艳的木棉花。一场春雨过后,晶莹的水珠懒洋洋地依偎着宽大的花瓣,盛开着的木棉花越发显得艳丽动人,每当此时我便会情不自禁地停下匆匆而过的脚步,伫足而望,被她的飒飒英姿和气势所惊叹。 我痴迷地望着,或是举起镜头从不同方位,意欲将那一枝红留下自赏,却总觉不能摄出木棉花最真实的美;亦或是于路边拾起一朵落花斜插于鬓角,又恐路人笑...

性格弱点之风雨骤变
2020-03-09 16:27性格弱点之风雨骤变

做个好孩子
2020-03-09 16:27做个好孩子

心理突围
2020-03-09 16:26心理突围

相识不如相望淡淡一笑
2020-03-09 16:25相识不如相望淡淡一笑

不老神话
2020-03-09 16:25不老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