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雨
2021-04-20 12:48冬雨

昨晚,沿湖散步时,两个老娭毑在前面聊。一位说:“若是明天不下雨就好……”以为她要远行或者不喜欢下雨,正猜疑,另一位老娭毑的话给我解惑:“明天立冬,是要不下雨……”才知道明天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立冬”,原来秋将在今夜与我告别,冬会在今夜里悄悄的来。 今年,湖区的气候太湿润,雨水极多。如果真如俗话所说“重阳无雨立冬晴,立冬无雨一冬晴”,那么明天下不下雨就关系到整个冬天是冬阳普照,还是冬雨连绵。重阳下没...

往事并不如烟
2021-04-20 12:45往事并不如烟

一直是一个怀旧的人,有些事,过去了很久,却还以为就发生在昨天。“风往尘香花已尽”,匆匆的时光不会理会我们的一切,它一路小跑向前。那些依稀感叹过的岁月,只如往日的星光洒落在今天的肩头。所以,时光虽然如昔,曾经的人和事却已在蓦然间走远。 当内心世界已然静默,只有那空空的凝望,穿越了时光之殇!就如一曲缓慢的行歌,虽然已随那只迁徙的雁羽黯然远去,我依然知道它的故里就在天际的远方。人人都生活在流变中,人人...

敬畏生命
2021-04-20 12:42敬畏生命

因为希望,我们滋生信念; 因为爱情,我们向往美好; 因为生活,我们崇尚未来; 因为生命,我们热爱这片沃土! 走在蓝天下,行在人群中,仰视天地中日月的光辉,观看着一望无垠的大地,辽望着滔滔不绝的江河、垂挂的瀑布以及摄人心魄的海洋,觉得灵魂与大自然是如此的默契、和谐、一致,以至于将自己置身于其中,乐不思返。 我们有幸来到这个世界,在尘埃中我们举起的是自信,抛却的是污秽。对于生命,我们只有敬仰、热...

大观楼
2021-04-20 12:39大观楼

【导读】: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侭珠簾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疎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州,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蘋天苇地,点缀些翠...

山塘七里共惊艳
2021-04-18 17:31山塘七里共惊艳

上篇文中提到:“丽水街重叠了山塘街的梦境”。之所以这样说,是源于刚从经典的江南水乡走出,便又出乎意外地在浙南一带古村落里的丽水街,看到了那古木长廊下悬挂着的一排排鲜亮的红灯笼,疑似山塘街的缩影,不禁心头一惊,伫足冥思,脑海在迅速地回闪,联系着山塘街巷那惜日的胜境……   由此,烙在记忆里的山塘文化,真的很有必要浓墨重彩地书上一番了。 闻说江南的经典尽在吴越古都苏州。人文的厚重,在那里积累了两千五百...

芭蕉树
2021-04-18 17:29芭蕉树

从小生活在浙江南方的一个小城市。那天,和朋友出外去旅行。坐了七八个小时的车子,人的思维早混沌不清了。无意识的一瞥窗外,看到二棵芭蕉树突兀的长在土坡处。车子在行驶,颠簸,芭蕉树一晃而过,还没看清树上有没有结果?心想,反正目的地也到了,呆会儿安顿好,可以出来探个究竟啊! 然而,车子开了几十公里,才到住的地方。 一切弄妥,已近黄昏。换好球鞋,沿着小小的村子转了一圈,暮色还未落,却已不见路人?这个时间的城...

丁香结
2021-04-18 17:27丁香结

今年的丁香花似乎开得格外茂盛,城里城外,都是一样。城里街旁,尘土纷嚣之间,忽然呈出两片雪白,顿使人眼前一亮,再仔细看,才知是两行丁香花。有的宅院里探出半树银枝妆,星星般的小花缀满枝头,从墙上窥着行人,惹得人走过了,还要回头望。 城外校园里丁香更多。最好的是图书馆北面的丁香三角地,种有十数棵的白丁香和紫丁香。月光下,白得潇洒,紫的朦胧。还有淡淡的幽雅的甜香,非桂非兰,在夜色中也能让人分辨出,这是丁...

玉簪花
2021-04-18 17:25玉簪花

炎热的夏在我们的身边慢慢的走开,但在中午,还是会有那么一些的热,夏是调皮的,一步一回眸,不肯就这样的默默走远。 八月九月,是玉簪花盛开的季节。纯白色的花朵,心形的叶片,香气弥漫,让人赏心悦目。宋代诗人黄庭坚有诗道:“宴罢瑶池阿母家,嫩惊飞上紫云车。玉簪落地无人拾,化作江南第一花。”  玉簪花不仅仅能在柔美的江南生长,她也能适应环境恶劣的北方,不论多大的风雪,她都能存活下来。向世间展现了她的顽强的...

刘亮程散文集|一个人的村庄
2021-04-18 17:22刘亮程散文集|一个人的村庄

刘亮程简介:刘亮程,作家,1962年出生在新疆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的一个小村庄。著有诗集《晒晒黄沙梁的太阳》,散文集《风中的院门》、《一个人的村庄》、《库车》等。所获荣誉被誉为“20世纪中国最后一位散文家”和“乡村哲学家”。 一个人的村庄: 剩下的事情 他们都回去了,我一个留在野地上看守麦垛。得有一个月时间他们才能忙完村里的活,腾出手回来打麦子。野地离村子有大半天的路,也就是说,一个人不能在一天内往返...

花港观鱼
2021-04-18 17:14花港观鱼

【导读】过去在花港中主要突出的是观鱼,以嬉鱼为乐趣,现在既赏花又玩鱼,可谓是名副其实了。自然以鱼为侣,以花为媒,使人与自然融为一体,使人如入画中,成为“画中人。” 花港观鱼,历史上是以西山大麦岭后的花家山麓一条清溪流,流经西湖而命名的,意思是花家人家的港罢了。时宋内侍官卢允升修园,栽花养鱼为“卢园”,后经宫廷画师马远等人选入“西湖十景”才得名为“花港观鱼”。康熙、乾隆为之赋字吟诗而名气越加响亮,...

滚铁环
2021-04-18 17:12滚铁环

放学回来,女儿央求我给她做一个铁环。不知道她如何知道的这种老游戏。无奈之下敲敲打打,可惜到底也没做成,却勾起我对铁环的回想。 滚铁环也是小时候常玩的游戏。顾名思义,铁环是铁制的,其制作原料,一是铁丝,二是铁筋。当然铁筋做的最好,因为稳定性强。但小时候农村物资贫乏,铁筋很难找到,一般就用粗铁丝,叫做八号铁丝的,捋成圆圈,两头相扣即成。 谁拥有铁环,是件很值得炫耀的事。最先有的,往往是工人家庭。那时...

听听那冷雨
2021-04-18 17:09听听那冷雨

惊蛰一过,春寒加剧。先是料料峭峭,继而雨季开始,时而淋淋漓漓,时而淅淅沥沥,天潮潮地湿湿,即连在梦里,也似乎有把伞撑着。而就凭一把伞,躲过一阵潇潇的冷雨,也躲不过整个雨季。连思想也都是潮润润的。 每天回家,曲折穿过金门街到厦门街迷宫式的长巷短巷,雨里风里,走入霏霏令人更想入非非。想这样子的台北凄凄切切完全是黑白片的味道,想整个中国整部中国的历史无非是一张黑白片子,片头到片尾,一直是这样下着雨的。...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2021-04-18 17:06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 风, 像一个太悲哀了的老妇 紧紧地跟随着 伸出寒冷的指爪 拉扯着行人的衣襟, 用着你土地一样古老的 一刻也不停地絮聒着…… 那从林间出现的, 赶着马车的 你中国的农夫, 戴着皮帽, 冒着大雪 要到哪儿去呢? 告诉你 我也是农人的后裔—— 由于你们的 刻满了痫苦的皱纹的脸 我能如此深深地 知道了 生活在草原上的人们的 岁月的艰辛。 而我 也并不比你们快乐啊 ——躺在时间的河流上 ...

梨花风起正清明
2021-04-18 17:03梨花风起正清明

“蕙草生闲地,梨花发旧枝”,春风带着暖暖的气息,吹开了又一季的春暖花开,满山遍野的都是衰草勃发的景象,温润潮湿的空气泅染着每个人潜在心头的怀思。公园、小道上那些早发的桃梨,纵情地绽放,满树的梨花紧紧簇拥着,发出阵阵清香,像极了这一季涌在每一个人心头的缅怀。   时间久远了记忆,却薄凉不了血液里涌动的惦念,风起时是问候,浪静时是回恋,回眸时亦是想念。多少记忆的画面一次次浮现,那温暖的笑靥依然如旧,去岁...

醉在屯溪老街
2021-04-18 17:01醉在屯溪老街

程毅飞 屯溪老街位于安徽黄山市西南隅,坐落在新安江畔,是现存最完好的一条宋式商业长街。老街全长1.5公里,宽约七八米,路面以大块青石板铺砌而成,街道两侧店面鳞次栉比,多为两层,间以三层,以茶楼、酒店、书场、墨庄、商场居多。门面多为单开门,宽窄不等。入内则深邃,连续多进,内院以华丽的天井相联结,前店后库,前通街,后通江。老街建筑全以白色马头墙、小青瓦为主基调。店面门面窗户上布满徽派的木雕,雕刻的人物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