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听风去
2022-06-30 14:35夏夜,听风去

七月,绿色不减,温暖不变,清凉的月光跨过篱笆小园,从我的窗台上路过。 这样的七月,宁静适宜,芳香清远,适合一个人把所有的情绪交给文字,交给知心的笔墨,只安静不语。同样的,适合坐在葡萄架下,静下心来,再听一遍牛郎织女的悄悄话;适合泡一杯菊花茶,翻开一部古老的诗集,把一阙阙婉约的宋词从氤氲的茶水里打捞;适合怀揣淡淡的心事,一个人去廊下赏月、听风,采集整个夏夜的凉与香。无论时光远近,你在与不在,光阴都...

我爱七月的乡村
2022-06-30 14:33我爱七月的乡村

七月的天湛蓝蓝,田野绿油油,乡村甜蜜蜜,人热乎乎的。 我是在农村里土生土长,后来将庄稼种在城市里的人。从小到大,就喜欢听那些属于乡村的声音,欣赏属于乡村的美丽,品尝属于乡村的土腥味。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这是在我童年就印在脑海里的画面,几十年过去了,其它事情健忘了许多,这画面里的情景仍然在梦中出现,说梦话都是带有泥和草的味道。 东北七月的乡村,是一年四季最美丽的季节。...

七月流火
2022-06-30 14:32七月流火

江南农历七月,骄阳依旧似火。而今年尤甚,持续时间长,干旱无雨。 那天到飞天山,刚开车门,一股热浪便呼地涌来,我不禁眯缝了眼睛。飞天山的丹霞赤壁红得发亮,像正在熔化的钢板似的有些发软,大片大片的草成了金黄色,开始枯萎了;开始枯萎的还有各式各样的树木,黄的落叶到处都是。 景区游客大多气喘吁吁的。我的心中有些焦躁,这般炎热,我们的遮阳遮雨的设施何时能够跟上?但周勇嘟囔的一句话却让我笑了。他说:“这天气...

七月的石榴花
2022-06-30 14:30七月的石榴花

每年的七月,照例是石榴花盛开的季节。几十年过去,息烽阳朗坝的山上,那遍遍绿树上一朵朵腥红的石榴花在凄风苦雨中花开花榭,显得是那样的宁静,没有丝毫痛苦的渲染。还是那样的平凡,没有半点的娇柔。的确,在我的家乡,石榴花本是一种寻常的花,并不是很特别。每年的六月初,石榴花便渐渐的开放,直到七月,遍山的石榴花才到了盛开的季节,于满山的葱绿中绽放朵朵生命般的鲜红。向来人们往往只看重它的果实,而忽略了那鲜红灿烂...

7月,你好
2022-06-30 14:227月,你好

绵绵的梅雨时节,仿佛有着无尽的心事,没完没了地倾诉,时而急骤时而舒缓,这样毫无顾忌地挥洒,雨中人各有心事,无论凭窗倚栏,还是雨中漫步,加上有些燥热的天气,没有多少人能有这份闲情雅致,雨中凭栏,浮想联翩。 湿热,烦躁,蚊虫还有不知疲倦的知了,只能让人躲进小楼,在空调的吹拂下,逃避这火一般的七月,很少有人喜欢七月的味道,仿佛一夜之间,那个凉爽舒适的春天便杳无踪影,好像此刻才能真正感觉到“春宵一刻值千...

浮生若梦
2022-06-27 15:38浮生若梦

文/临泉听风 其实一切,所有的这世上的一切,都是幻像。 就如同做了一场梦,一场冗长纷繁的梦。像《黄梁一梦》文中描写的那样,无论梦中你的人生有多么坎坷或是多么精彩,梦醒后,梦醒后的那一瞬,你梦中所经历的,所有的关于你在红尘中的亲情、友情、爱情,你费尽心力打熬出来的事业江山,你所有倾尽心血换来的人前风光,世间荣华,统统都化成了幻影,化成了泡沬,化成了一场欲哭无泪的回忆和过往。 你心伤,愤懑,不甘、怒...

夜读散文 |至者,极也
2022-06-27 15:36夜读散文 |至者,极也

文/吴琼 在我国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很久很久以前,久到还没有划分二十四节气的时候,有一户人家养了一个十分能干的姑娘。这姑娘有一个特别神奇之处,就是针线活做得格外地好,甚至不能用一个好字来概括。她给别人做衣服不用量尺寸,只要人家往她面前一站,她看着就能做出一件合身的衣服来。绣花不用拓花样子,凭着想象就能绣好,而且她绣出来的东西全部都是活的,鸟会飞、鱼会游、花会开、动物会跑。 她的心灵手巧是...

高莽 | 沧海礁石录
2022-06-27 15:34高莽 | 沧海礁石录

妈妈的手 妈妈太老了,不过头发没有全白,脸上也没有出现老年斑,只是腰背弓驼。 她的两只手,似乎只剩下几条青筋和一把骨头,手指也变形了,好像折弯而没有断的树枝。妈妈有时望着自己的手,不无自嘲地说:“这哪是手指头啊,简直是鸡爪子……”每次听到妈妈这种令人心酸的话语,我心中总会涌出一股不能自持的悲痛。 记得小的时候,妈妈用一双细嫩的手为我洗头、洗身、洗脚。她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皮肤,好惬意、好温柔哟! ...

毕淑敏:轰毁你心中的魔床
2022-06-27 15:32毕淑敏:轰毁你心中的魔床

魔鬼有张床。它守候在路边,把每一个过路的人,揪到它的魔床上。魔床的尺寸是现成的,路人的身体比魔床长,它就把那人的头或是脚锯下来。那人的 个子矮小,魔鬼就把路人的脖子和肚子像拉面一样抻长……只有极少的人天生符合魔床的尺寸,不长不短地躺在魔床上,其余的人总要被魔鬼折磨,身心俱残。 一个女生向我诉说:我被甩了,心中苦痛万分。他是我的学长,曾每天都捧着我的脸说,你是天下最可爱的女孩。可说不爱就不爱了,做得...

鱼禾:在迟疑处确认
2022-06-27 15:30鱼禾:在迟疑处确认

对于种种关于散文的判断,我虽然常常心怀抵触,却也不轻易辩驳,做个不知死活的反方。并不是由于正方辩手太多太强大,而是由于,这一类辩题本身 往往存在概念式陷阱。一个显而易见的循环逻辑是,散文应当是平常的——因而散文是非专业的,至多是专业写作之外的“溢出”——因而散文是拒绝匠心也拒绝表 达野心的。以如此这般的伪公理为论题,作为反方,无论从何处置喙,都是自投罗网。 只不过,执意要走在这条布满概念式陷阱的路...

把生活过成想要的样子
2022-06-27 15:28把生活过成想要的样子

文/徐光惠 我周围经常有朋友跟我抱怨生活很无趣,每天工作着,忙碌着,日子像白开水一样平淡无味。我却和他们的观点截然不同,之所以生活无趣,缘于他们的生活中缺乏仪式感。 小时候,家境贫困,但每年过年,母亲早早就会为我们几姊妹准备好新衣,熬夜做好新鞋,等到大年初一早上,我们换上新衣服,穿上新鞋子,跑到小伙伴面前炫耀一番,心底充溢着满满的愉悦和自信。 每逢中秋节晚上,母亲会摆上贡品,点燃香烛,一...

豆腐
2022-06-20 17:42豆腐

文/吴琼 把老豆腐在锅里小火慢煮上四个小时,裹上纱布用力挤压,把水挤干。再与葱花、姜末、在一起翻炒,起锅时淋上几滴香油。这道菜是清代皇室里很受欢迎的一道素食,叫做松香豆腐。据说,当年孝庄太后在世时,尝过之后赞不绝口。 豆腐,是大家十分熟悉的一种食物,老豆腐却不常见。老豆腐又称北豆腐,起源于山东,口感比普通的豆腐更细嫩,类似于豆腐脑,但又比豆腐脑稍老硬,嫩而不松,色泽尤为洁白明亮,味道清而不淡,...

一座城市的印记
2022-06-20 17:41一座城市的印记

文/龙绍缇 一对情侣在公园里散步,男的问女的说到:“你喜欢这里吗”,女的回答:“嗯”,男的又问:“若十年之后,我们还会来到这里吗”,女的笑到说:“都快毕业了,到时候不懂会在哪儿工作,况且十年后,那么久,还会来这里干嘛”,男的沉默一会,说道:“我们可以努力啊,一起留在这里发展啊”,女的回答道:“你说得这么容易,大城市哪有那么好发展的,不过你既然这么执着,为了这个约定,我可以考虑一下”。 十年后,当看...

甸溪烟雨
2022-06-20 17:40甸溪烟雨

黄汝兴 甸溪烟雨,一幅铺展在竹朋坝上的优美画卷。 珠江上游的南盘江支流甸溪河,是弥勒市的母亲河,她孕育了弥阳、南乡、竹朋三个富饶美丽的坝子。 甸溪河九九八十一道弯,汇集了上中游众多的支流后,流量陡增,水势激流,从深山峡谷中撞开西山垭口,闯入竹朋坝后,因地势平坦,流速缓慢,水面较宽,在竹园坝的雨果、那庵村一带,形成一个个湾道深潭,水泊沙滩。两岸古树参天,绿柳拖烟,流水小桥,沃野万顷,阡陌纵横,...

唐山群殴,邪恶欺弱
2022-06-20 17:38唐山群殴,邪恶欺弱

唐山6月10日凌晨两点多的时候,在一家烧烤店发生的群殴事件——因为一个男子对一个女孩子性骚扰不成,恼羞成怒,就去叫来一帮男子殴打那女孩子…… 我看了一遍又一遍,难受了一遍又一遍,难受的哭泣,祈祷说,天父上帝,这邪恶势力太恶了…… 在群殴中,有两个女子去劝架,想护那女孩子,也被他们暴打了一顿,打的最惨的是被性骚扰的女孩子…… 那么多的看客,有不少的男人,却没有一个男人上前劝阻,在这个英雄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