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黑河(原创)
2022-01-20 21:20散文 | 黑河(原创)

文字/张新星 她眺望黑河,静静地听流水的声音,静静的听鸟叫,静静的地看蓝天……     然后她想:许多往事本就是生活的一个细枝末节的点缀,是生活赋于她的一场经历,她潜意识里牢牢抓住它,没有生厌,没有笑容,只有黑夜枕边湿漉漉的泪,尽管她在努力的忘掉他,但是眼泪还是不断地流,她心里知道她爱他,却冷默的拒绝,直到有一天,心中的那个他离开了,成了生命里的过客。犹如她捡的一个标本,牢牢珍藏着,爱却枯萎了。爱就...

夜读散文 | 西施:一个容功德三好的奇女子
2022-01-20 21:17夜读散文 | 西施:一个容功德三好的奇女子

文:季晨晨 “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流传千古的佳句,不禁惹人遐想,究竟是怎样的女子,一统千年审美,荣登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首,让无数风流雅士对其念念不忘。带着好奇,我忍不住去揭开这位传奇女子的面纱,一窥其芳华绝代。     翻开历史的卷轴,于古朴的文字间更加惊艳于西施的勇敢和智慧。在春秋十国争霸之际,西施以一己弱柳之身灭吴国,霸越图。纵观西施一生,大概比较契合那句“一笑不能忘故国,五湖何处有功臣”。不...

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原创)
2022-01-20 21:14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原创)

黑龙江的寒冬腊月,除了雪花看不到别的花。每于寒尽觉春生,也许是昨晚在俱乐部打球玩累了,一枕黄粱,竟然梦见小时候挖野菜,梦里正在欢欢喜喜地看母亲从山地干活回来带回的好几株美丽的蝴蝶花,哗啦一声爱人拉开了窗帘,该起床上班了!   窗外一轮冬日朝气蓬勃的从东山上爬起来,收拾收拾穿戴好羽绒服厚棉裤出发去单位吃早餐,一路迎着寒风踏着咯吱咯吱的积雪上班。 忙完一天的工作,晚上回到家。望着窗外一轮明月和寂静的...

夜的柔情
2022-01-20 21:12夜的柔情

        文/段朋国 28日夜,离新的一年又只有两天了。       躺在这幽深的夜里一角,也不想再去感叹这时光匆匆,更不想去矫情的说些“来年要怎么样”之类的自欺欺人的话语,这很没有用。只是我还是在这个即将远去的日子里多了一些抑制不住的思绪,扰动着那一点点本来就不是很强烈的睡意。是这个日子对于自己的特别?还是人们总是习惯在最后的时刻会产生某种舍不得,会不由得滋生出一些惆怅氛围,却也是说不清楚为何会这...

夜读散文 | 浮生若梦 清欢几何
2022-01-19 09:15夜读散文 | 浮生若梦 清欢几何

文:沈春泉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年终岁尾,龙江大地天寒地冻,唯室内温暖如春,品香茶一盏,闲暇中偶尔翻看《浮生六记》,念旧梦有痕,赏落花有迹,也是一种心灵的放松和愉悦。看过这本书的都知道,沈复的这本书原来有六章,分别是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中山记历和养生记道。可惜最后两章遗失。前四章分别讲述了沈复和妻子芸娘如何相识以及结婚后的幸福生活,记...

原创散文 |秋波望寒滴
2022-01-19 09:14原创散文 |秋波望寒滴

文字:陈建志 独自坐在窗前,忧思不尽,望着帘外烟雨重重,惆怅不断,西风掀起了残花的飘零,幽香醉了我的心头。墙上陈旧的相片,似又重现当年美好的情景,思量已久,不禁秋波潸然泪下,几许粉泪如寒滴。      不久,雨渐渐的停歇,这一派景色,褪去了旧日的尘埃,却难以忘记往日的愁绪和离别的情思,花瓣浸在了泥土之中,尽显憔悴,无奈春去,正如远去的行舟不再回,那声声雁啼,似是在似是诉说着心头的愁意。叹一声春秋轮回...

散文 | 雪之恋曲
2022-01-19 09:13散文 | 雪之恋曲

文字/沈春泉 从小生长在东北的白山黑水间,对于一年有半年之久的冬天,对于雪自然有习以为常的喜欢和爱恋。北国好风光,尽在黑龙江!瑞雪丰年,没有理由就是喜欢和爱恋,深深地喜爱着雪一样美丽曼妙的季节和银白世界! 下雪啦!雪花在北国的天空中肆意飘舞,就像久别的人儿回归故乡一样扑面而来。我张开双臂,敞开胸怀,尽情的把这些淘气的精灵们拥抱入怀。你可以张开嘴巴把莹洁的她用舌尖亲吻,细细品味一丝丝久别的甘甜;她...

原创散文 |熬不过的黑暗,盼不到的温暖
2022-01-19 09:11原创散文 |熬不过的黑暗,盼不到的温暖

文字:徐梦甜 今天早上,我出门的时候,遇见了我的一个老同学。我并没有跟她打招呼,因为她似乎已经不知道我是谁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她扯了扯我的衣角,问道:“姐姐,我可以找你玩吗?”她的嘴巴咧成一条线,望着我笑,那一刻我好难过,她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然而我还是表示可以和她做朋友。她的名字叫姚肖肖,是我的初中同学,也是一个村子的人,不过初中毕业以后,她就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中。一开始,我很好奇她去哪里,...

散文 | 冰雪恋情
2022-01-19 09:10散文 | 冰雪恋情

文字/墨鹂 曾经心惊胆战地走在冰雪里,一边感叹不知道哪位神知能造出“如履薄冰”这样儿的神词,一边不止一次的暗暗诅咒这滑得如抛了光的镜面似的路面并且发誓: 一定要攒钱在老的时候去南方买个房子。不再一年里有半年的时间需要在光洁的冰面路上小步蠕行。大东北的冰雪粗狂豪放的实在让人心生敬畏。但是,当南方的诗友看到我发的雪景连声赞叹时,我又不禁的心生自豪感。 从秋天的第一片落叶飞起,就注定北方的冬天逃脱不了...

原创散文 |成长,是兵荒马乱后的无关痛痒
2022-01-19 09:08原创散文 |成长,是兵荒马乱后的无关痛痒

文字:徐梦甜 小的时候,总是想一瞬间长大,那时,只觉得长大的人应该特别幸福吧。他们有着自己的生活,不会受到家人和学校的限制,有很多的钱花,还不用面对大堆大堆的作业本、练习题。总之,当初的孩儿,就觉得长大很酷很酷。 当然,时间并不会因为任何人的催促变得很快,也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挽留过得很慢。它永远是那样,一天24小时不会改变。变的,永远都只是我们自己。然而可笑的是,当我们长大以后,又开始怀念小的时...

散文 | 那些美好的寓意
2022-01-18 10:38散文 | 那些美好的寓意

文字/吴琼 我从前是个很不信“邪”的人,对于老祖宗千百年来流传下的传统习惯常常视而不见。譬如人家说,处所中有竹子是好的,竹子象征着节节高升、虚心谦逊、君子风度,但湘妃竹是个例外。因为潇、湘二妃的丈夫羽化登仙,二人望归不见,眼泪滴成了斑竹。所以湘妃竹是悲戚的。可我却觉得这故事凄美感人,偏要在院子里植上些湘妃竹。再譬如有人说,那些用兽骨、毛发、皮囊所制成的民族风小摆件、小饰品不能随意带回家中,因为不知...

夜读散文 | 让爱回家 温暖过年
2022-01-18 10:36夜读散文 | 让爱回家 温暖过年

文:张佳慧 可能因为经常“面朝黄土背朝天”干农活的缘故,让他们一对年仅三十多岁的夫妇脸上却布满了皱纹,长出了一头的白发,俨然像一对五十岁的老人一样,他们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穿衣朴素皮肤黝黑、双手粗糙且布满了茧子……他们本在农村以耕地为生,可因旱涝灾害频发收成不好,辛辛苦苦忙了一年可能也赚不了几个钱,俗话说农民就是看天吃饭,又因家中父母年迈无法进行劳作,两个孩子也都年幼也没有劳动能力,父母身体不好经...

原创散文 |樱花树下的约定
2022-01-18 10:35原创散文 |樱花树下的约定

文字:孜染 如果有未来,你会选择什么样的人生,是满山的树木,清澈的江水和陪你赏花的人吗?如果天空是白皙的,大地是黑色的,人是无情的,那你还会继续选择吗?如果我和你的约定成为了空白,那你还会坚持吗?选择是无止境的、生命是珍贵的、未来是渺茫的。人的一生有许许多多未知的事情,选择做自己,坚持最本真的事情,那才是你的成功。曾经属于我们的约定已经烟消云散,山盟海誓的爱情也化为乌有。 你是否想象过在那樱花绽...

原创诗歌 | 众志成城 抗疫降魔
2022-01-18 10:33原创诗歌 | 众志成城 抗疫降魔

作者:陈巽之 西安,一座久负盛名的城市 西安,一座充满活力的城市 可是,就在不久前 高速发展的西安按下了暂停键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 打乱了她的步伐,侵入了她的机体 西安生病了,就像钟楼的钟停摆了 疫情肆虐,不断攻城掠地 长安大学失守,航空学院失守 雁塔区在沦陷,高新区在沦陷 整座城市都沦陷了 仿佛烽火燃潼关,犹见狼烟起骊山 病毒六亲不认冷酷无情 它的眼里没有男女不分老少 像个幽灵冷不防咬你一口 那个老年人被...

品读与书写
2022-01-18 10:30品读与书写

文字/王慧春 近来,疫居慢时光里,又提起了四十年前的毛笔。小时候临过些贴,但总是敷衍,后来上学了,多用铅笔、钢笔,丢下了毛笔。总归是摸过帖,愿意读,但后来没人指点了。从心底里拎出来的,还是和父亲一起读帖。西厢房里有不少字帖,星期天或忙里偷闲时,父亲就命我取一些来,一起随意翻阅。《张迁碑》、《千字文》、《敬伦贴》都行,我拿来什么就什么,我俩或靠在母亲叠好的被子上,或坐在炕桌边。有时只看书法,呆呆地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