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抒情散文 > 列表

影像还原《长津湖》
2021-10-12 08:49影像还原《长津湖》

我重新学习和认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打出了新中国的国威和人民军队军威,谱写了一曲曲气壮山河的英雄战歌,涌现出杨根思、黄继光、邱少云等30多万名英雄功臣和近6000个功臣集体。他们不愧为中华民族的英雄儿女,不愧为祖国安全和世界和平的坚强卫士,无愧于“最可爱的人”的光荣称号。 在新中国刚刚成立,百废待兴、百业待举。在朝鲜处于生死存亡、我国安全面临严重威胁的危急关头,党中央应朝鲜党和政府的请求,...

散文原创|灵魂救赎
2021-10-04 23:12散文原创|灵魂救赎

文/杨叔君 小时候,听大人们说,人失了(灵)魂,很快就要死了。我问:(灵)魂是什么样子?为什么看不见呢?大人们说:人,是生不认(灵)魂,死不认尸。我不懂,说,什么叫生不认魂,死不认尸?母亲说:就是人活着的时候,不认得自己的灵魂,死了以后,不认得自己的尸体。我想,灵魂是自己的,怎么就不认得呢?奇怪!而今想想才知道,因为人活着,只注重身体,不关心灵魂,所以才不认识自己的灵魂。我们人,还没有出生的时候,...

原创散文 | 我的故乡
2021-09-14 23:30原创散文 | 我的故乡

文/朱玲玲 我的故乡,真正叫我可怀念的地方,便是那连绵不绝的沙漠边缘的一排排老房子。低矮的房屋被云压低了生活,几十年如一日地慢慢爬行。 当有了沙枣和胡杨这些物种成林时,故乡的语言才冲出了灵感,才有了成就的自傲。房屋依然矮小,但庄稼的长势盖过了沙漠化的盐碱,腾腾地跳跃着进步的音符,给初春的故乡,染上了一层绿意。 低矮的房屋,土坯层也打上了绿色的油彩,泛着绿的房屋开始说话,开始了一年里希望的载播...

原创散文 | 离别的车站
2021-08-30 16:51原创散文 | 离别的车站

文/迎难而上 人生不知有多少次离别,也不知有多少离别后的割舍,纵有千万个不舍,到最后为了各自的追求,各自的人生价值,为了更好的明天,为了亲人以后更能好好的生活,终归会有难舍的离别。 我女儿上了两年大学,之前都是我老公送她去火车站,因为我坐车老晕车,老公不放心我,所以不让我去。现在老公出差了。无奈之下只有我送了,这是我第一次送女儿去火车站。 老公让堂弟开车把我们送到了火车站。我们马不停蹄的赶到...

施琅将军墓
2021-08-24 09:42施琅将军墓

去过晋江衙口,看过施琅将军的故居,并顺路去衙口海滩,看一下浩瀚的大海。在那里,我们瞻仰着将军的石雕像,并想起,数百年前威武的征帆。 施琅将军(公元1621-1696年),字尊侯,号琢公,福建省晋江市衙口人,祖籍河南省固始县方集镇。施琅将军原为郑成功的旧部将,后与郑氏集团发生矛盾,叛郑降清,得康熙皇帝信任,统率清兵,渡海攻打郑氏集团,光复台湾。作为知名的历史人物,施琅将军为后人留下极大争议!在他名下,说叛将...

想念我的母亲
2021-08-24 09:35想念我的母亲

又一个“五一”节到了,我的心很黯然。 我并非一遇到欢乐的节日心绪就这样黯然,不是的;而是这个节日与我的母亲紧密相连。 “五一”节这一天,恰好是我母亲的生日。以往母亲在世的时候,这一天,我们都与母亲在一起,或出去逛街,或去公园里转一圈,或去伊犁河边远眺河两岸隐约泛着的苍苍的荒草。每次出门的时候,大大小小一大家子人,总要围在一起吃点什么,喝点什么,在欢声笑语中,我们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到来;在...

性情女人
2021-08-24 09:30性情女人

性情女人,静若清池,动如涟漪。朱自清先生有过这样一段对性情女人的描述:女人有她温柔的空气,如听箫声,如嗅玫瑰,如水似蜜,如烟似雾,笼罩着我们。 她的一举步,一伸腰,一掠发,一转眼,都如蜜在流,水在荡……女人的微笑是半开的花朵,里面流溢着诗与画,还有无声的音乐。 性情女人有一股品位,没有品位的女人,任你如何修炼都只能是浅显苍白的。性情女人,她乐于学习,天天看报,经常上网,但并不整天迷恋时尚杂志和八卦...

孤独的夜
2021-08-18 17:26孤独的夜

好冷,很深很深的夜!由于是第一天上夜班,什么也没有准备,衣服还是白天的单件。晚上出了车间门,想要在外面待会,这里静的要死的夜晚,又冷又困,萌生了想要回去睡觉的想法。但是想了想还是回到了车间里。我是不能失去这个的工作的,为了生活还是要坚持一下。我不知道在这里还要受这样的罪,嚼心的凉气都钻到的骨头里去了,眼皮不停的要黏在一起了。这样的夜晚,在一个不熟悉的外地。一个人的孤独和孤单,悠然的在空气中弥漫着,...

将军腰带
2021-07-27 19:53将军腰带

因为家居的习惯,我穿运动衣的时候多。有位军队转业的朋友觉得我必要时还是该讲究一点仪表,于是送我一条他不再用的军用腰带。大约怕我不够重视,笑说:这可是将军腰带哦。 不久,我外出参加一个文学活动,慎重其事地系上了这条“将军腰带”。一帮人坐着闲聊的时候,细心的一个注意到这条腰带,我满脸得色地告曰:“将军腰带!”没想到惹起一片哗然:这哪是“将军腰带”!一位朋友立即从微信里翻出他的系着金光闪闪的真正“将军...

夜读散文|夏日的风
2021-07-22 08:56夜读散文|夏日的风

文/雪 盼望夏日的风从窗外吹进来,把我如夏日般炽热的身体吹凉。酷暑难耐呀!虽说这几天都会有几下阵雨落下,却解不了“暑”的闷气。呆在家里,如同与外界隔了一层“厚厚”的“铜墙铁壁”似的。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我看着翠绿的树叶在风中摇曳,决定下去走走。落到楼下,感觉焕然一新。      夏日的风轻轻地吹来。吹过我的脸庞,滑过我的发丝。她把湖中的水吹起皱波,把天上的白云摇走。花园里的草木在夏日风的吹...

肖复兴 | 忆著名诗人苏金伞
2021-07-19 11:30肖复兴 | 忆著名诗人苏金伞

苏金伞是河南最负盛名的老诗人,他的诗,我一直都喜欢看。最早读他的诗,已经忘记了是在什么时候了,记得题目叫做《汗褂》,这个叫法,在我的老家也这么叫,我母亲从老家来北京很多年,一直改不掉这种叫法,总会对我说:“赶紧的,把那个汗褂换上!”所以,一看题目就觉得亲切,便忘不了。忘不了的,还有那像汗褂洗得掉了颜色一样朴素至极的诗句:“汗褂烂了,改给孩子穿;又烂了,改作尿布。最后撕成铺衬,垫在脚下,一直踏得不成...

萧红:回忆鲁迅先生(节选)
2021-07-19 11:21萧红:回忆鲁迅先生(节选)

萧红(1911—1942),黑龙江呼兰人。著有《生死场》、《呼兰河传》、《回忆鲁迅先生》等。近年来出版有《萧红文集》。        鲁迅先生的笑声是明朗的,是从心里的欢喜。若有人说了什么可笑的话,鲁迅先生笑得连烟卷都拿不住了,常常是笑得咳嗽起来。        鲁迅先生走路很轻捷,尤其使人记得清楚的,是他刚抓起帽子来往头上一扣,同时左腿就伸出去了,仿佛不顾一切的走去。        鲁迅先生不大注意人的衣...

荷塘旧事
2021-07-13 14:58荷塘旧事

那是我刚好念四年级的时候,妈妈叫来在城里念大学的舅舅,让他带我去乡下,到外祖母家去过暑假。 外祖母家居住的村子周围有四个大水塘,其中最美的一个便是村东北的野荷塘,塘中长满了荷花。又有人叫它月牙泡,因为它的形状像月牙。 月朗风清的夜晚,舅舅领我去那塘边散步。来到塘边,只见满塘浮光跃金,如繁星闪烁。塘四周的树木在微光下形成一围黑绿。整个月牙恰似一弯晶莹的新月嵌在田野上。 白天,塘面在阳光下泛着绿光,在微...

关爱留守老人
2021-07-10 21:48关爱留守老人

当代,不少农村留守老人的生存状态,呈现一种令人堪忧之势。他们正经历着的苦痛与艰辛,理应受到我们全社会的关注。 给留守老人多一些关爱。 笔者前时回老家。从老母口中,听闻了这样两件事,都是关于留守老人的:一位八十高龄的老妇,由于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不知何时死在家中,尸体腐臭了才被邻居偶然发现;一位年逾古稀的老爷,因不堪身心的双重重负——既要操持家中的所有农活,以及照顾念初中的孙儿,同时,却又得不到在外打...

路畔的蔷薇
2021-07-09 11:55路畔的蔷薇

清晨往松林里去散步。我在林荫路畔发见了一束被人遣弃了的蔷薇。蔷薇的花色还是鲜艳的,一朵紫红,一朵嫩红,一朵是病黄的象牙色中带着几分血晕。 我把蔷薇拾在手里了。 青翠的叶上已经凝集着细密的露珠,这显然是昨夜被人遣弃了的。 这是可怜的少女受了薄幸的男子的欺绐?还是不幸的青年受了疯狂的妇人的玩弄呢?昨晚上甜蜜的私语,今朝的冷清的露珠…… 我把蔷薇拿到家里来了,我想找个花瓶来供养它。 花瓶我没有,我在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