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抒情散文 > 列表

断了线的“风筝”
2021-01-21 10:51断了线的“风筝”

掠过喧闹的街市 ,便来到让人疏散而又放松的公园,阵阵微风袭过,便引来一群淘气的顽童。 绿茵茵的草地,刚换醒的幼苗,让人格外舒心。微风轻轻的拂过,原来,这群顽童是来放风筝的。 在春风的吹拂下,和孩子们熟练的操作技巧,风筝逐渐升空了,并且越来越高,没多久便断了线。 断了线的风筝迷失了方向,随风飘散,心中一片迷茫,没有自己的梦想,从此,风筝自由了,却变得孤单起来。 而风还继续吹着,没有理想的“风筝”...

才子哥哥
2021-01-21 10:46才子哥哥

叫他二哥,但没有血缘关系,早就听说二哥才华横溢,不过我从来都没有欣赏过。 由州委组织部、州宣传部、州妇女联合会、州美丽办、州文明办、等相关单位联合举办的“湘西州首届最美村花”形象代言人,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每一个村必须至少有一人参加,我们村作为州级正在努力打造的“精品村”,参加这样的活动显然是义不容辞的。 也许是“形象代言人”这几个字,像一股清流在我的心里荡漾,让我心潮澎湃。 古丈县是歌唱家...

致父亲
2021-01-21 10:41致父亲

父亲:这两个思念而又有点畏惧的称呼,一直在我脑海中不断闪过。 随着父亲的满头白发越来越多,而我的思念之情也是越来越重,父亲,我想你了。 我是来自一个大山深处的一个孩子,那里的大山很高很高,山下有着一条条清澈的小河,每个季节都是四季分明的,而我的家就在这大山的山腰上。 父亲是一个旷工,每年刚过完年就要出门打工到不同的地方打工,工作环境就是在四处没人的荒山中,到地面以下三百米左右矿井中工作,上班的时...

原创散文|两代人的酒
2021-01-18 16:12原创散文|两代人的酒

文字/张建明 依稀记得少年时代的我就对白酒有了一定的认识,出于猎奇心理,常常趁父母亲不在家时偷喝几口,却是品不出美妙的滋味,唯一的感受就是很辣。那时候,父亲每天干完地里的农活收工回家,到了吃饭时间总要喝上两杯,日常能供父亲下酒的菜便是母亲炒几个鸡蛋外加一盘花生米就很奢侈了,因为家养的鸡蛋是要卖了贴补家用的。平常父亲喝着五角钱一斤的散装白酒,父亲喝酒的器具是我们村里多数人家必备的一种口大底小、通体白...

散文随笔:心中升明月(原创)
2021-01-10 21:37散文随笔:心中升明月(原创)

文字/刘云海 人最无望的时候,心中往往被黑暗笼罩,好像月亮故意躲着、星星也是,身后只剩下一道歪歪斜斜的影子。 这时候你就想着,有人能在路边伸手递来一枚手电筒,或是一把雨伞、一根拐杖,湿滑的路上便可以蹒跚着走路。 心中暗淡,是自己给心壁涂了一层厚厚的颜色,致使光明不能射入。心智还未成熟的早年,往往经受不住如此的打击,做出不理性、不明智的举动; 也曾有时,远处暗箭瞄着,随时可发,到了最危险要命的时...

散文| 雪中漫步(原创)
2021-01-10 21:29散文| 雪中漫步(原创)

文/于世涛 一场盼望已久的大雪沸沸扬扬下了一整天,直到华灯初上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厚厚的积雪在路灯的的映射下,闪着刺眼的白光。    大雪把整个城市装扮一新,就像刚刚粉刷过的墙壁一样洁白无瑕;街道两旁的油松,树冠被染成白色;那些矮棵的灌木丛,都像医院里的护士戴上了白帽子;那些高大的杨柳,虽然枝头上没有留下雪的痕迹,但避风一面的大小枝桠上却也挂满了一层层积雪,有些树枝不堪重负甚至被压弯。许多身上盖着...

散文| 雪中漫步(原创)
2021-01-07 10:09散文| 雪中漫步(原创)

文/于世涛 一场盼望已久的大雪沸沸扬扬下了一整天,直到华灯初上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厚厚的积雪在路灯的的映射下,闪着刺眼的白光。    大雪把整个城市装扮一新,就像刚刚粉刷过的墙壁一样洁白无瑕;街道两旁的油松,树冠被染成白色;那些矮棵的灌木丛,都像医院里的护士戴上了白帽子;那些高大的杨柳,虽然枝头上没有留下雪的痕迹,但避风一面的大小枝桠上却也挂满了一层层积雪,有些树枝不堪重负甚至被压弯。许多身上盖着...

散文|老 屋(原创)
2021-01-04 22:16散文|老 屋(原创)

文:启言 老屋承载了太多的记忆,所以老屋永远是温暖的! 故乡于我们是那么的熟悉,却又是总是那么的遥远。熟悉到清楚的记得拐几个弯,爬几道坡,哪个梁上有几孔窑洞、几套院,却遥远到几年、甚至几十年摸不到那养人的黄土,看不到那道散卧着土窑洞的梁,嗅不到那醉人的空气,感受不到那亲切的暖。故乡在深深久久的思念中慢慢酿成了浅浅的殇。 初七中午家庭聚餐后,我和二姐、弟弟、弟媳、妹妹终于踏上了漫长的回家路(大姐...

散文|我的婆婆(原创)
2020-12-22 22:45散文|我的婆婆(原创)

文/李俊霞 我的婆婆是一个80岁的老太太啦,辛苦劳作了一辈子,一直想写写她,可不知从何下手,毕竟作为人类的天敌,婆婆和媳妇这两个角色也让我俩不能免俗,结婚20年我们也相爱相杀,一路走来,今天我就先来说说婆婆和她的孩子们吧。      婆婆也算是个有学历的人,毕竟80岁的年龄,人家还上到过初中呢,拿到今天怎么也算是大学本科程度吧,并且娘家也只有姐妹两个还是老小,可以说也是娇生惯养大的。      常听婆婆...

散文原创:忆童年趣事
2020-12-17 09:45散文原创:忆童年趣事

文字/莫叶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不知道为什么,仿佛须臾之间,我就长大了。至少,用时间来计算,我的确是长大成人了。 可是,当我回望童年的时候,那些童年趣事依然历历在目,总是让人忍俊不禁。 这么多年,朋友给我取了很多名字,譬如“栗虫”“阿龙”“龙龙”“王子”,可至今没有人赠送我这个优雅且高贵的艺名——“骑士”。虽不曾“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但就我童年的经历来说,我是担...

散文|娘(原创)
2020-12-15 15:56散文|娘(原创)

娘过年就七十了,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只是有点耳背。娘每天都在自己的阵地----灶前锅后忙碌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并乐此不疲。用她自己的话说“小车不倒只管推”。娘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历经过大跃进、文革、自然灾害那段特殊的岁月,过惯了恬淡清贫的生活。如今虽然条件好了,娘仍然很节俭。娘姊妹七个,由于家中孩子多,生活极度困难。又因为姥姥姥爷重男轻女思想严重,本该上学的年纪,却承担了照顾弟弟妹妹的任务,一天学...

散文|徘徊(原创)
2020-12-12 08:33散文|徘徊(原创)

手心的愿望       我只是合上了手掌,沉浸于我的愿望当中,闭上眼睛,来一回心灵之旅,我可以在与自己相处的过程,便有了我心的发现。      并不只是因为,在你很久留恋的风景后,我能在众多的故事中,选取一小段,带着不十分情愿的态度去聆听。可能带给你的是不一样的感受,受够了生活给你带来的苦难,但这并不阻碍我对愿望的祈祷。        时至今日,我依然活跃在人生的舞台上,尘封的岁月,当初改变了什么,就当一...

散文 | 做自己(原创)
2020-12-04 10:34散文 | 做自己(原创)

文/徐梦甜 “你这样的性格,迟早会害了你。”说实话,我就是听着这句话长大的。从小,我的爸妈都会给我灌输这些思想:“内向是缺点”;“内向的人不受欢迎”;“外向的孩子将来更有发展空间”。耳渲目染,这种“不好”的性格,让我对自己产生了一种不满。我开始认为:我比别人差。的确,在很多人看来,只有能和别人打成一片的孩子,长大以后才能有出息。我试着变得外向,试着融入别的圈子,但是我感觉很困难,也感觉很不快乐,我...

散文 | 影子(原创)
2020-12-04 10:23散文 | 影子(原创)

文/枕惊鸿入梦 no voice.喧闹的街,繁华的都市,只余下了安宁。今年,所有的热闹都被病毒藏起来了,我向着窗外望去,入目唯余空旷,带来冰冰凉凉的茫然。 曾经车水马龙,曾经熙熙攘攘,我已经想不太起这是宅在家里的第几日,门外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呢?郊外应该草长莺飞了吧,这样的季节,在往年,已是“儿童散学川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的欢乐季。 我侧头看向旁边的她,她趴在窗口旁,站起脚尖四处张望,许是累了,已经睡...

散文精选:五寨的冬天(原创)
2020-11-30 11:20散文精选:五寨的冬天(原创)

文/佑子 通常人们把一年分成春夏秋冬四季,而在家乡五寨,地处高寒山区,以五一、国庆为界大致可以分为两个季度,五一以后国庆之前为夏,国庆以后五一之前为冬。 有诗云: 五一国庆分水岭 五一之前无暖日 国庆以后天始寒 一年两段囊四季 10月1号之后天气就变得冷暖无常,潮冷是主基调,人们穿衣服也不规律,经常早穿皮袄,午穿纱,其时刚好是农历九月,好多农民还没有把庄稼全都收回来。一旦变天,地上就会落一层白白的霜。这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