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抒情散文 > 列表

抒情散文,情感散文,心情散文,抒情散文大全,抒情散文精选

缘起缘灭
2019-10-19 16:05缘起缘灭

一个梦。     这个梦似乎做了很多次,每次梦里都是你。     我站在三生石边,看这远方,想着怎样的一个过去、现在和将来。     很早就听人说起,有条路叫黄泉路,有条河叫忘川河,有座桥叫奈何桥,有块石叫三生石。     沿着灵隐旁的小路往上走,入了天竺,路旁是清澈的小河,河上有座小石桥,过桥不久,就可以看到三生石。     想着,每一世都该和你相遇的;     想着,每一世都该和你在一起了。    ...

悠扬梦秋雨,素色潇然
2019-10-19 15:58悠扬梦秋雨,素色潇然

光阴荏苒,岁月蹉跎!有的人在懵懂中游入爱河,不知所措,感受着落寞。在世俗沉寂弥漫的岁月里,有的人似乎要淡忘曾经的浪漫,几乎被黑雾所掩盖,或许看不清完美的轮廓,再也闻不到淳朴的清香,就这样把所有的曾经遗忘。 生命里最精彩的是不期而遇,短暂的分离会有相隔万水千山的悲伤。思念化成泪、结成冰,渴望双影成画。相思穿过浓雾奔向蓝天,向往着美丽的地方!恋着那枫林中美丽的邂逅,是否可以让长绵的爱不再悲哀?与你相...

我是人间最美的情郎
2019-10-11 23:36我是人间最美的情郎

五月的梨花仍在傲然,暖风摇曳着枝叶频频点头。阳光似的笑颜仍旧温暖,如水的日子却越走越远。初夏的早晨,惊醒了谁渴求怀旧的心,遥望那个穿着红色袈裟的少年郎踱步走来。 你在我的梦中,我在你的身影里。你在我的想象中,我在你的生命里。你离我越来越近了,你的轮廓那么清晰。我似乎看到雪域高原上那重重的殿宇,在肃穆、安然的世界里你双手合十,在祈祷,在呼唤。周围是那样的静穆,只有凉风吹过房檐送去的那一抹孤寂。听,...

全聚德
2019-09-28 22:23全聚德

“一炉百年的火,铸成了全聚德。”这首脍炙人口,带点老北京味道的全聚德之歌,是妻电话的来电铃声。听得久了,居然也会跟着旋律有意无意哼上几句。 关于全聚德,相信问十个人有九个人知道结果,那还有一个人呢?呵呵,这个人正津津有味的吃着全聚德烤鸭,顾不上答话。       据说全聚德的足迹已经遍及国内很多大中小城市,连云港墟沟这家全聚德店,堪称是这个港口城市的餐饮龙头,又是这个港口城市一道亮丽的风景。它位于闹...

一路画景,心在路上
2019-09-28 22:15一路画景,心在路上

在淡影清浅的时光里,星星的光芒停留夜空璀璨明亮;在匆匆奔流的里程中,星星的暗淡不如远方的灯光。我们的心在停留那一刻,眼睛将美无限放大,直达辉煌;我们的心在足迹里交错那一时,眼睛里美都卑微到了灰尘里,无法结果。      携着一路夏风,车轮一路碾压着时间的过去前行。明明是现在,不知不觉中就成了过去。过去的时空已经沉醉在了眼睛的回忆里,如若想要找回来,那也只有文字能有如此的魔力,其余的手段都显得苍白无力...

生活中美好的鱼-林清玄
2019-09-24 16:23生活中美好的鱼-林清玄

在金门的古董店里,我买到了一个精美的大铜环和一些朴素的陶制的坠子。 这是我从未见过的东西,使我感到疑惑。 古董店的老板告诉我,那是从前渔民网鱼的用具,陶制的坠子一粒一粒绑在渔网底部,以便下网的时候,渔网可以迅速垂入海中。 大铜环则是网眼,就像衣服的领子一样,只要抓住铜环提起来,整个渔网就提起来了,一条鱼也跑不掉。 夜里我住在梧江招待所,听见庭院里饱满的松果落下来的声音,就走到院子里去捡松果。秋天的...

给父母留一间房子
2019-09-24 16:17给父母留一间房子

结婚十年,她和老公省吃俭用终于攒了一些钱,在城市的繁华地段按揭了一套大房子。和所有人一样,忙完装修后,过了不久,就迫不及待地入住了。但是,屋子里还有很多卫生死角,比如,玻璃没擦、家具还需要清理。于是,她打电话给乡下老家的父母,让他们来帮忙打扫卫生。 母亲听到她的电话,高兴地应着:“那好呀,明天我就和你爸来了。”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父母亲就提着大包小包进城了。看着装修精美的房子,母亲这里摸摸,那里...

让自己成为一道风景
2019-09-22 10:25让自己成为一道风景

漫步人群,我们行色匆匆,忙碌着,忙碌着,像西班牙的斗牛士。我们一天天临摹、复制,把喟叹一桩桩存储,把欲望一天天放大,把时光一分分打磨,把希冀一点点蚕食。 我们常常艳羡身外的风景:霓虹闪耀的华彩,小桥流水的闲适,闲云野鹤的优雅,觥筹交错的滋润,一掷千金的潇洒,远足闲游的快畅,乐享天伦的甜美,百事无忧的自在……,生活的许多“美景”总被他人占有,人生是否宿命,注定了许多应该。 生活就是如此,没有尽善尽...

父亲的摆渡人生
2019-09-21 14:58父亲的摆渡人生

父亲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没上过学,大字不识几个。父亲家境贫寒,幼时常常是食不果腹,虽谈不上衣不遮体,但没一件属于自己的衣服,全是拣别人的衣服穿。 祖父被抽调县城做厨师,大伯正在几十里外的地方上高中,三叔四叔又小,家里的重担无一例外地全都压在了父亲的肩上。父亲没抱怨一句,毅然决然地做起“小大人”。那时正时兴大集体,吃大锅饭。父亲干农活挣工分,丝毫不弱于任何成年劳力。 眼瞅着三叔四叔到上学的年龄了...

妈妈有颗少女心
2019-09-21 14:50妈妈有颗少女心

我家的箱子里有着很多本相册,有几本是家里的全家福,有几本是我和弟弟的个人照片,可是还有几本看起来很复古的相册,里面大大小小的,是妈妈从小到大的各种照片。在家里的床头柜上面,摆着一张拿玻璃相框裱起来的妈妈二十多岁的照片,是飘逸大卷的长发,化着妆,穿着职业裙,看起来特别美丽。 自我有记忆起,妈妈就极其喜欢照相,穿着漂漂亮亮摇曳多姿的连衣裙,摆着姿势,露出笑容,这是妈妈从小便形成的拍照习惯。每次我过生...

娘在哪里 哪里就是家
2019-09-21 14:48娘在哪里 哪里就是家

常言说,有娘的地方就是家,此话一点不假。娘在老家老宅住的时候,我们兄弟姐妹四人逢年过节,就像归巢的鸟儿,从四面八方飞回娘的身边。后来我们有了孩子,娘又像织布的梭子一样,在我们四个家庭里来回穿梭,辛辛苦苦地带起了孙子。母亲在谁家,我们就奔向谁家,谁家也成了其他三个人的家。 那年母亲在大姐家住的时候,有一天娘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一个男人粗暴地在电话里说:“你要好好管管自己的男人,不然,我叫你们全家...

色鬼
2019-09-02 14:54色鬼

多数男人也好色,只不过有些男人追求质,有些男人追求量。 追求质数的男人,每次只选择一个女人,只贪她的色相。追求数量的男人,同时追求多过一个女人,他贪的是所有女色。 世上只道追求数量的男人好色,其实是不公平的。好色便是好色,并没有质量之分,只是方法不同,殊途同归。 好女色不同好美色,有人将好色提升到美的层次,随便和女人上床,是对美的追求,不过自我安慰而已。 我认识几位很好色的男人,他们时常转换女...

曾经拥有
2019-08-30 11:33曾经拥有

某天不知什么原因突然问自己一个问题: 什么才可以真正属于自己永远不变? 我们是否能够永远地拥有某样东西? 经过再三思考, 觉得答案应该是我们不可能永远地拥有某样东西: 因为既然人生只有有限的几十年,且不说有形的东西可能会缺损衰败, 无形的东西会变淡褪色,即使你有幸在一生中它们都日久弥新, 但在生命逝去的那一时刻便不再拥有, 无论当时那个心爱之物多么光彩夺目, 那份感情多么撕心裂肺…… 所以悲凉地想,“永远属...

喜欢我可爱的姐姐
2019-08-20 14:15喜欢我可爱的姐姐

在姥娘家有这样一个人,尽管个子高高的不太引人注意,但从我给她起的雅号“李小神”上你便能知道她一定不是一般的人物,在她的身上一定有不少的趣事。 你看她,论相貌实在一般:一头卷卷的头发。哦!对了,她是自来卷,小眼睛,胖乎乎的脸。她的表情和动作是相当的丰富:她高兴时,会眯着她那双小眼睛 ,用食指摁着自己的脸,伸着舌头向你做鬼脸。当你回答上她问题,就会搂着你的脖子说:“你太聪明了!”如果你帮她忙了,她又会搂...

海棠花又开
2019-08-08 14:17海棠花又开

海棠花儿春又深,我摘下三瓣光阴,流水扑通落入日和云,日晕展开随着走来的波纹。 花儿醉了心,明日你是书中的标本,一生的篱笆外,我想起与你约定的归隐。 风吹过海棠花粉碎,雨儿像它落下的眼泪,回来吧,我心中的最美,青草又覆前世的骨灰,我等你无数个轮回,青井打甘水,人影在,蝶儿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