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抒情散文 > 列表

将军腰带
2021-07-27 19:53将军腰带

因为家居的习惯,我穿运动衣的时候多。有位军队转业的朋友觉得我必要时还是该讲究一点仪表,于是送我一条他不再用的军用腰带。大约怕我不够重视,笑说:这可是将军腰带哦。 不久,我外出参加一个文学活动,慎重其事地系上了这条“将军腰带”。一帮人坐着闲聊的时候,细心的一个注意到这条腰带,我满脸得色地告曰:“将军腰带!”没想到惹起一片哗然:这哪是“将军腰带”!一位朋友立即从微信里翻出他的系着金光闪闪的真正“将军...

夜读散文|夏日的风
2021-07-22 08:56夜读散文|夏日的风

文/雪 盼望夏日的风从窗外吹进来,把我如夏日般炽热的身体吹凉。酷暑难耐呀!虽说这几天都会有几下阵雨落下,却解不了“暑”的闷气。呆在家里,如同与外界隔了一层“厚厚”的“铜墙铁壁”似的。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我看着翠绿的树叶在风中摇曳,决定下去走走。落到楼下,感觉焕然一新。      夏日的风轻轻地吹来。吹过我的脸庞,滑过我的发丝。她把湖中的水吹起皱波,把天上的白云摇走。花园里的草木在夏日风的吹...

肖复兴 | 忆著名诗人苏金伞
2021-07-19 11:30肖复兴 | 忆著名诗人苏金伞

苏金伞是河南最负盛名的老诗人,他的诗,我一直都喜欢看。最早读他的诗,已经忘记了是在什么时候了,记得题目叫做《汗褂》,这个叫法,在我的老家也这么叫,我母亲从老家来北京很多年,一直改不掉这种叫法,总会对我说:“赶紧的,把那个汗褂换上!”所以,一看题目就觉得亲切,便忘不了。忘不了的,还有那像汗褂洗得掉了颜色一样朴素至极的诗句:“汗褂烂了,改给孩子穿;又烂了,改作尿布。最后撕成铺衬,垫在脚下,一直踏得不成...

萧红:回忆鲁迅先生(节选)
2021-07-19 11:21萧红:回忆鲁迅先生(节选)

萧红(1911—1942),黑龙江呼兰人。著有《生死场》、《呼兰河传》、《回忆鲁迅先生》等。近年来出版有《萧红文集》。        鲁迅先生的笑声是明朗的,是从心里的欢喜。若有人说了什么可笑的话,鲁迅先生笑得连烟卷都拿不住了,常常是笑得咳嗽起来。        鲁迅先生走路很轻捷,尤其使人记得清楚的,是他刚抓起帽子来往头上一扣,同时左腿就伸出去了,仿佛不顾一切的走去。        鲁迅先生不大注意人的衣...

荷塘旧事
2021-07-13 14:58荷塘旧事

那是我刚好念四年级的时候,妈妈叫来在城里念大学的舅舅,让他带我去乡下,到外祖母家去过暑假。 外祖母家居住的村子周围有四个大水塘,其中最美的一个便是村东北的野荷塘,塘中长满了荷花。又有人叫它月牙泡,因为它的形状像月牙。 月朗风清的夜晚,舅舅领我去那塘边散步。来到塘边,只见满塘浮光跃金,如繁星闪烁。塘四周的树木在微光下形成一围黑绿。整个月牙恰似一弯晶莹的新月嵌在田野上。 白天,塘面在阳光下泛着绿光,在微...

关爱留守老人
2021-07-10 21:48关爱留守老人

当代,不少农村留守老人的生存状态,呈现一种令人堪忧之势。他们正经历着的苦痛与艰辛,理应受到我们全社会的关注。 给留守老人多一些关爱。 笔者前时回老家。从老母口中,听闻了这样两件事,都是关于留守老人的:一位八十高龄的老妇,由于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不知何时死在家中,尸体腐臭了才被邻居偶然发现;一位年逾古稀的老爷,因不堪身心的双重重负——既要操持家中的所有农活,以及照顾念初中的孙儿,同时,却又得不到在外打...

路畔的蔷薇
2021-07-09 11:55路畔的蔷薇

清晨往松林里去散步。我在林荫路畔发见了一束被人遣弃了的蔷薇。蔷薇的花色还是鲜艳的,一朵紫红,一朵嫩红,一朵是病黄的象牙色中带着几分血晕。 我把蔷薇拾在手里了。 青翠的叶上已经凝集着细密的露珠,这显然是昨夜被人遣弃了的。 这是可怜的少女受了薄幸的男子的欺绐?还是不幸的青年受了疯狂的妇人的玩弄呢?昨晚上甜蜜的私语,今朝的冷清的露珠…… 我把蔷薇拿到家里来了,我想找个花瓶来供养它。 花瓶我没有,我在一只...

妈妈的手
2021-07-08 14:43妈妈的手

 忙完了一天的家务,感到手膀一阵阵的酸痛,靠在椅子里,一边看报,一边用右手捶着自己的左肩膀。儿子就坐在我身边,他全神貫注在电视的荧光幕上,何曾注意到我。我说:“替我捶几下吧!” “几下呢?”他问我。 “随你的便。“我生气地说。 “好,五十下,你得给我五毛钱。” 于是他几拳在我肩上像擂鼓似地,嘴里数着“一、二、三、四、五……”像放联珠炮,不到十秒钟,已满五十下,把手掌一伸:“五毛钱。” 我是给呢,还是...

琦君 | 粽子里的乡愁
2021-07-08 14:33琦君 | 粽子里的乡愁

异乡客地,越是没有年节的气氛,越是怀念旧时代的年节情景。 端阳是个大节,也是母亲大忙特忙、大显身手的好时光。想起她灵活的双手,裹着四角玲珑的粽子,就好像马上闻到那股子粽香了。 母亲的粽子,种类很多,莲子红枣粽只包少许几个,是专为供佛的素粽。荤的豆沙粽、猪肉粽、火腿粽可以供祖先,供过以后称之谓“子孙粽”。吃了将会保佑后代儿孙绵延。包得最多的是红豆粽、白米粽和灰汤粽。一家人享受以外,还要布施乞丐。母亲...

散文原创|妈,对不起
2021-07-08 14:16散文原创|妈,对不起

文/徐甜甜 “甜甜,你该吃药了。”这是妈妈第无数次对我说的话,每天都重复着的话。  我的妈妈今年54岁了,大我整整30岁。如今她已经不是当初我记忆中那一个貌美年轻的女人,现在的她,满脸的沧桑,满脸的皱纹,腰也被生活压得很低很低。  妈妈是一个特别霸道的人,在外面受不了一点委屈,一点点小事就要和别人吵半天,这样的性格,难免让我有些厌恶。虽然我没有读过几年书,仅初二学历,但我认为自己是一个知书达理、善解人意...

散文精选|人,活着要爱‘动’!(原创)
2021-07-07 10:57散文精选|人,活着要爱‘动’!(原创)

文/ 迎难而上 生命,本身需要不断的去锻炼;锻炼体力,减少疾病;锻炼脑力,越来越聪明,节省时间,减少损失;锻炼语言,善于交流,说着开心,听着舒服;做事用心,多交朋友,心灵互动。 身边有这样一个男孩,因为缺乏运动,导致身体超重,后来在家长的耐心的劝说下,锻炼了一年,才恢复了正常体重。 那个男孩已经十岁了,就是特别喜欢爱吃,平日里不爱动,从八十斤到一百斤,只用了二个月。 妈妈不知劝过多少次,吃过饭...

散文精选|血浓于水的记忆
2021-07-07 10:53散文精选|血浓于水的记忆

文/ 于世涛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孤身一人以承包的方式去了南美洲的厄瓜多尔经商,是冶金工业部派驻南美开拓冶金贸易的第一家办事处。厄瓜多尔是一个濒临太平洋东岸的国家,赤道从境内穿过,气候炎热,经济比较落后,当时谁都不愿意去那里,我是为了得到出国机会才去的。当然,也是做着“淘金梦”才去的。 到了那里之后我才知道,当时的厄瓜多尔对中国大陆并不友好,而是和台湾政府建交的国家。因此,近一年余,贸易进展并...

赏读叶倾城
2021-07-06 21:29赏读叶倾城

翻开半岛都市报,看到副刊上叶倾城写的一篇小文《不必让她尝尽幸福的甜》,心下暗暗佩服,这个叶倾城,真是了得!经常看半岛,才知道她是半岛的专栏作家,写的随笔散文很是不错。去年冬天,曾读过她的一篇随笔,立时感悟不少,还曾一时兴起,趁势也写了篇文章在网站上发表。 这次又读,欣慰的是看到了倾城的半身照,一睹芳容。很多年了,我喜欢看她的文章,大概是九几年吧,那时还上学,在青州副刊上看到过叶倾城这个名字。心里...

最映刻
2021-07-06 21:22最映刻

“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为众所周知的人生四大喜事,可算得上是最映刻。单单我却有着另一种为自己最看重的东西——古典。 ———题记 梅兰竹菊四君子,渔樵耕读四闲人,笔墨纸砚四文者,都逃不出其本质,也就是所谓的古典。 如果仅仅把古典认为是形容人,那就太狭隘了。 古典。于人,心灵的纯洁善良;于景,自然的温婉豪放。 人、社会、世界的发展,究其根本就是人性的改变带动周遭的发展。而...

起风的季节
2021-07-06 21:12起风的季节

渐渐地寒意来了,满城的烟柳在朦胧里孤独地摇曳,丝绦浮动,还疑那是你温柔的笑意。依稀犹记那个有风的季节,迎着风与阳光奔走在生命的征程上。没有忧心,没有奢望,没有去想结局的模样。 然而风依旧,烟依旧,但你却淹没在身后万千烟柳的情丝中。不知何年才能再闻一闻当时的温馨——可以欢快地漫步在碧青的湖畔,吹拂着清风,任由她拍击着鼓膜;可以驾一叶扁舟,于万顷绿波之上,畅言心语好似浮云流水;可以惊奇那水中的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