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抒情散文 > 列表

芭蕉树
2021-04-18 17:29芭蕉树

从小生活在浙江南方的一个小城市。那天,和朋友出外去旅行。坐了七八个小时的车子,人的思维早混沌不清了。无意识的一瞥窗外,看到二棵芭蕉树突兀的长在土坡处。车子在行驶,颠簸,芭蕉树一晃而过,还没看清树上有没有结果?心想,反正目的地也到了,呆会儿安顿好,可以出来探个究竟啊! 然而,车子开了几十公里,才到住的地方。 一切弄妥,已近黄昏。换好球鞋,沿着小小的村子转了一圈,暮色还未落,却已不见路人?这个时间的城...

滚铁环
2021-04-18 17:12滚铁环

放学回来,女儿央求我给她做一个铁环。不知道她如何知道的这种老游戏。无奈之下敲敲打打,可惜到底也没做成,却勾起我对铁环的回想。 滚铁环也是小时候常玩的游戏。顾名思义,铁环是铁制的,其制作原料,一是铁丝,二是铁筋。当然铁筋做的最好,因为稳定性强。但小时候农村物资贫乏,铁筋很难找到,一般就用粗铁丝,叫做八号铁丝的,捋成圆圈,两头相扣即成。 谁拥有铁环,是件很值得炫耀的事。最先有的,往往是工人家庭。那时...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2021-04-18 17:06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 风, 像一个太悲哀了的老妇 紧紧地跟随着 伸出寒冷的指爪 拉扯着行人的衣襟, 用着你土地一样古老的 一刻也不停地絮聒着…… 那从林间出现的, 赶着马车的 你中国的农夫, 戴着皮帽, 冒着大雪 要到哪儿去呢? 告诉你 我也是农人的后裔—— 由于你们的 刻满了痫苦的皱纹的脸 我能如此深深地 知道了 生活在草原上的人们的 岁月的艰辛。 而我 也并不比你们快乐啊 ——躺在时间的河流上 ...

枫叶红了
2021-04-18 12:40枫叶红了

王尚桐  西风起,枫叶红。 公园内枫叶如火,红霞满天,观赏红叶的游人络绎不绝,有的高举长枪短炮,抓拍美景;有的拿出手机,拍片片红叶,抓紧美好辰光,依依惜别金秋。 说到远行惜别,不知不觉就与枫叶诗有关。张继的《枫桥夜泊》:“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夜间船泊关注的是枫叶,鱼玄机的《江陵愁望寄子安》:“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寄送友人,关注的也是枫叶;李白的《夜泊牛渚怀古》:“明朝...

散文精选:四月春风里(原创)
2021-04-15 23:53散文精选:四月春风里(原创)

文/刘云海  三月一闪而过,四月的春光里,花儿依次按着时节韵律绽放,开得如此灿烂、千姿百态。 四月的风里,多是暖意,有时也会自傲狂放,气温起起伏伏,温暖的进程趋势依旧不变。四月的衣服,也随着气温不断增减,心情也随气温上下起伏,但比起冬天的寒冷,春天好上百倍千百,就像一位华丽的俏姑娘,把暖风、花香捧献给你,站在你面前频频微笑招手,怎不动容? 春天的小河,把你我带进一个有温度又好玩的地带。视花如人,或摸...

散文精选:又是杏花烂漫时(原创)
2021-04-10 23:17散文精选:又是杏花烂漫时(原创)

文/贺春峰 按照一贯气象,早春的陕北高原,天空放晴,燕雀啁啾,草儿萌醒,垂柳泛绿,河水叮咚,在众人的眼眸里却很少察觉这漫山遍野杏花的独领风骚,莫不知那也是“乱花渐欲迷人眼”的一道靓丽风景。 刚刚走过的冬天实在顽劣,似乎要把这个春天吞没,步步紧逼,下春雪引倒寒,沙尘暴携寒潮,降水大风降温“组团”式逆袭。愣一想,这正犹如那步履蹒跚的街头醉汉,一来一回,反复折腾,似有一股死缠烂打的性子。终于盼到了阳春三...

陪读妈妈日记
2021-04-08 11:58陪读妈妈日记

上课中,老师大声地说:”大家请听,我们学校呢要展开陪读妈妈家长会,就是你们的妈妈和同学们一起来到学校和同学们一起上课,让妈妈们更好地了解同学们地成绩水平情况,至于那些成绩差一点的同学,你们要好好表现啊!“ (╭(╯^╰)╮什么?我本来就是一个很害羞的人,还要叫妈妈来参加,岂不是。……) 那一天来了,妈妈领这我来到学校,哇!学校里人山人海,热热闹闹的,走进自己的教室里,看到,桌子边多了,椅子变多了,...

你是我一生的守候
2021-04-07 23:11你是我一生的守候

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每次离开总是装作轻松的样子,微笑着说回去吧转身泪湿眼底。每当听到这首熟悉的旋律,记忆中那个伟岸的背影渐渐清晰,他从不善言语,却在你不够坚强的年纪,替你扛下了一切风雨;他或许没有富甲一方,却默默走在你前面怕你趟进浑水;他或许没有办法在事业上帮你更多,却依旧想在年华老去之前用尽剩下的树桩给你最后的保护,因 为你是他一生的守候。我相信在每个女孩儿...

夜读散文|两张寄往天堂的汇款单(原创)
2021-04-05 21:35夜读散文|两张寄往天堂的汇款单(原创)

文:于世涛  墙上的石英钟已经快到零点了,看村部的老秦头仍然没有睡意。他和衣而卧,双手枕在后脑勺下,头朝里躺在行李卷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炕沿边上的两张汇款单发愣。 大约是快过年的时候,老秦头从乡邮递员手里接过一张一千元钱的汇款单,钱是汇给本村早已“绝户”的常福的,这常福已经死了三十多年了。 “给死人邮钱了?”老秦头好生奇怪。趁着没人,他偷偷地把汇款单揣在自己的兜里,心里说,“老常啊,你死了家里也没人...

散文 | 曾经的书信(原创)
2021-04-05 21:24散文 | 曾经的书信(原创)

文/于世涛 进入到新世纪以后,手机、短信、微信、视频等通讯手段方便、快捷、直观,完全取代了传统的通讯手段——书信往来。 21世纪以前,书信往来是异居两地的家人、亲戚、朋友和同学之间沟通信息、感情交流的主要方式。写信有信纸,邮信有信封和邮票,信封上的通讯地址叫信底。 记得大哥当兵走了之后,新兵连结束时给家里来了一封信,通讯地址是吉林省吉林市3187部队文工团。信里面讲述了部队生活紧张有序,三餐伙食很好,但训...

散文 | 阳春三月天(原创)
2021-04-05 21:11散文 | 阳春三月天(原创)

文/诺玉  清晨,推开窗子,望着楼下湿乎乎的柏油路,肆意挪动的雨伞里透着一丝欣喜,它们正忙碌地吸收着淋淋而落的春雨。一股沾满水雾的空气慢悠悠地走了进来,它脉脉地滋润着窗沿边新露的绿藓,那绿意里欢欣雀跃的样子像极了新生的婴儿,而这股春风也露出了几分慈祥。这抹绿意在墙缝里已蛰伏了一冬,时至新春,它们才纷纷扛起绿旗向着黑黝的墙壁发起冲锋,仿佛在向世人宣告,凛冬的阴霾正在一步步溃败,春日的暖阳整装待发。 ...

给升初三女儿的一封信
2021-03-28 20:12给升初三女儿的一封信

愿你 →怀揣希望 →放远目光 →静心勤勉 →放手拼搏 走好人生竞争第一步! 诺诺: 见信如面! 一切仿佛就在昨天,那个可爱的小女孩,一边摇晃着我的肩膀,一边奶声奶气地说:“今天爸爸送嘛,我要爸爸送,好不好嘛?” 那是你刚刚入托上学的事了,时间真像个小偷,趁着我们的不注意,一溜儿就把岁月偷走了。当年的小姑娘业已长大,成了一个整天忙于学习的‘资深’学子:埋头学业、敛容凝思已成为你的常态,撒娇卖萌...

花未央
2021-03-27 09:11花未央

院子里,樱桃花似雪,一半烧在枝头,一半化于尘土。这个家,竟被撕成两半,我们活着,而公公却骤然离世,坠入泥土。 噩耗传来,一家人都吓傻了。婆婆,被这突如其来的不幸击得摇摇晃晃,恍惚而终日,心神俱焚,身上病欺。很多天来,樱桃树熏在这溢着中药味的院子里,自开自落无主。它像是不知亡国恨的商女,隔江犹唱,洞庭花红。婆婆憔悴地坐在树下,晒着太阳,泪水一晃又来。 院子里来了一拨又一拨的人,劝慰,叹息,哀婉,落...

怀念祖父
2021-03-17 23:10怀念祖父

白粉粉的泛着点尘灰的墙上,英式的自鸣钟摆正悠闲而有规律的摇动着。时针几乎是静止的,只有秒针在滴答滴答地做往返的圆周运动。秒针爬得快些,不自觉地也拖动着时针向前蠕动。“叮,叮,叮……”一共七下,这一刻,任凭岁月从我的指缝中溜走…… 寒冬的清晨,已经很久没有这般柔暖而又刺眼的阳光泼洒在我的肩上了。我迅捷地跳上最末的一班公车,慵懒的倚靠在车座的最后一排,独只的白色耳机扣在已生了冻疮的一只红通通的耳朵...

心灵的轻松
2021-03-15 20:36心灵的轻松

生命是一个人自己的不可转让的专利。 生命的过程,就是时间消费的过程。在时间面前,最伟大的人也无逆转之力;我们无法买进,也无法售出;我们只有选择、利用。 因此,珍惜生命,就是珍惜时间,就是最佳地运用时间。由于我这种意识的强烈萌生,我越来越吝啬地消费我自己。 我试图选择一种轻松的生活方式,因此我提倡并创作轻诗歌。我所说的轻并非纯粹的游戏人生和享乐,而是追求心灵的轻松和自由,过自我宽松的日子。而这种感觉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