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虐

2019-08-02 00:04 编辑:米晓夏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那一年,他五岁,他七岁。

相见于梅花盛开,雪花飘扬之时。

“你做我妻子可好?”

“为什么?”

“因为你长得很漂亮。”

“哦,是吗?”

“是啊,等你长大,我便娶你。”

“行。”

“嗯哪,你可别赖皮,我们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好。”

命运的轮盘已悄然转动,若有若无的缘已深在俩人心魂,只是当年的戏言成真他又该何去何从……

那一年,他十五,他十七。

暗夜亲吻着银河水,潋滟的水波轻轻荡开。

再次相见于京都诗词会,灯火阑珊之处。

“兄台好文采。”

“他微笑应到。”

他赞赏他的琴瑟,他的茶艺,他的温和。

他惊叹他的笛萧,他的画艺,他的孤傲。

梅花树下,他靠树而立,他肆意而坐。

“父亲要我娶王家姑娘,过几天成婚。”

“你不能娶她。”

“为什么。”

“你还记得我们儿时的约定么。”

“记得。”

“随我会教吧。”

“好。”

他们相见,相识,相爱……他早已离不开他了。

他,魔教教主,他,当今丞相独子。

他甘愿雌伏于他,舍弃身份,背负骂名,赶出家门,只因为他爱他……

会教后才发觉,原来,不止他啊。

温柔,婉约,娇媚,热情,冷漠,清高……

自己不过也是他后宫中的一人……

他伤心,他愤怒,却感到无奈,只能期盼自己是他最爱之人。

他离不开他啊。

他或许认为对不住他,送他奇珍异宝,百般讨好,他幸福,他觉得值了。

当深夜,他靠窗而站,望着月光倾撒的庭院,有些幽怨,从日日来,到几天一来,再到如今的一月一来,只是这个月还没来过……

白天他来了,带着家族满门抄斩的噩耗而来,他只是淡淡的道了句“节哀”。

他没有回京只是朝着家的方向跪了一天一夜……

他现在只有他了。

他被迫穿上他不屑的轻纱,代替了素静的白袍。

他被迫学起了魅舞,代替了琴瑟茶艺。

他被迫描眉擦脂,代替了洁白的素颜。

只为换他关注……

那天,他在花园偶遇到他,看见了正言笑晏晏的与一个男孩谈笑风生。

他强迫他冷静。

“这位是?”

他搂着男孩腰满脸幸福。

“这是我最爱的人。”

男孩有些皱眉嘟囔着“这是谁。”

他笑着点了男孩鼻尖“只是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他带着男孩走了,男孩挑衅了看了他一眼。

他不知他是怎样扇了男孩一巴掌。

他只记得他回扇了他,然后轻搂着男孩小心的问疼不疼。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你是什么人!”

他跑回屋子,坐在镜子前,那是他以前送给他的,镜子清晰的照着他的样子。

狼狈……不男不女……

他迷茫了。

他是谁?

他是那个地位尊贵的丞相独子?不,他不是,他早已背弃家门。

他是那个孤傲清高的才子?不,他不是,他早已轻纱抹妆。

那……他是谁?

他啊,他不过是一个的男宠,一个被人唾弃的魔教教主,不受宠的男宠罢了。

他已经不是他了。

他哭了一夜,想了一夜。

他打来清水将妆洗净露出许久不见的素颜,换下轻纱穿上那早已舍弃的白衣。

开门走出去,只是感慨为什么以前穿呢么少都不觉的冷呢?

他出现在他面前,他愣然。

“你这是……”他有些尴尬,他竟然有些认不出来他的素颜了。

他端上一杯茶笑到。

“你难道忘记,我最爱白衣,最擅长茶艺。”

他有些尴尬,掩饰的轻咳一声。

“我要去采一些雪回来好泡茶。”

他颔首“我就不陪你去了”他感到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像是心慌,但是他一会还要陪男孩玩雪呢!

他笑着点头就像是从前那样淡然,温和,本来就是独自一人。

过了三天他总感觉少了什么,哦,他不见了,还是继续陪着男孩。

又过了几天他终于忍不住问。

“他去哪了?”

“公子去了芗山。”

“知道了,下去吧。”

芗山……好熟悉的地方但是他有些忘了……

他来到芗山,看着一片一片的梅花树,他想起来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他的地方。

他走到那棵树下,看到了他,他背靠在树上身着单薄白衣,似乎与雪融在了一起,他不知怎么心有些紧,快步走进,发觉那人……早已没了气息。

他心抽抽着疼,从未有过想要把心挖出来的疼。

他抱着他冰凉,如图雪一般温度的身子,有些害怕会,会把他化掉一样,他轻啪着他的脸轻轻的摇了摇,似乎想要再次看见那如繁星般的眼眸,那温和淡然的笑……

“快起来吧。”

“睡懒觉可不好……”

“你起来啊,我就只爱你一人。”

“你醒醒啊,我只要你一个人。”

“真的,我不骗你。”

“你为什么还不起来,你不爱我了吗?”

“你不是最爱我了吗,我一直都知道的啊。”

梅花纷飞,雪花飘扬。

似乎看见了儿时的情景。

“你做我妻子可好?”

“为什么?”

“因为你长得很漂亮。”

“哦,是吗?”

“是啊,等你长大,我便娶你。”

“行。”

“嗯哪,你可别赖皮,我们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好。”

缘起缘灭,花开花败……似乎已经结束。

“你做我新娘可好?”

“为什么。”

“因为你是你。”

“啊?我是我?”

“是啊。”

“行。”

“你可不许反悔,我们拉钩一百年不许变。”

“好。”

这一世我定不会负你,你也不许离我而去,我将会定下誓言。

吾以汝为魂,吾以汝为生,吾以汝共命。

注:这是偶然看到有关这个的小故事心里痒痒就写了。

查看更多>>
上一篇:诗和远方 下一篇:彩云之南
分享到:
微信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