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明天

2019-08-30 11:19 编辑:云彩间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夏末秋初的阳光,特别的暖,暖洋洋的,特别是上午,空气,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给人一种收获的感觉。


一位朋友刚从某高校毕业后就被上级领导安排为驻某厂的主管业务员。他二十多岁,一米七五的个子,留着个小分头,眼睛里有种器宇轩昂的气质。他心里有一个大展宏图的想法,那就是做好他的第一个工作,将来做一番事业。他读过很多的书,从书里学到了很多很多的知识,也记住了很多很多的名人轶事,也认识到看问题必须有一个过程。他想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到他主管的单位摸摸情况。

    他的这种想法在他看来是有依据的。他在大学里求学的时候,到图书馆查过康熙大帝微服下江南的历史史料。康熙大帝心里很清楚,各地的巡抚官员中有为官清廉的,却得不到提携和重用,有的不管事整天的享受,有的是为害一方而得不到惩治。康熙大帝江南微服私访一趟以后,提拔了一批地方官员,罢免了一些碌碌无为的大小官员,惩治了一些贪官污吏。他从这里得出一个结论,要想真正当好一个官,不光要有学识有胆魄,还要有对管理的地区或者是业务情况有很清楚的了解。
    他这种想法的依据还有他的切身体验。在他求学以前,上班以后,亲戚朋友同学给他介绍了很多对象。他一不反对,二不许诺,三不去相。把很多关心他的亲戚朋友同学的心给伤了不少。他心里想的是,各人的眼光是不一致的,有很多不和他的要求。他觉得,在搞对象的这个与他将来发生很多事情的问题上,非得自己亲自去观察亲自去了解不可。结果当然是很好的,他找到了称心如意的妻子,组成了完美的家庭。
    他要去摸摸情况的单位不算大,可也不算小。职工有三四百人,领导就有一个班,当然是指在单位里上班的领导,还不算上级的领导,要说上级的领导,还不知道有多少。有关部门有多少,不知道。这些,他还没有经历过,他觉得,这个单位肯定会有很多他不知道的问题。
    他第一天到他要管的单位,是他一个人去的,在去之前也没有到他自己的单位去报到。
    当他到他要管的单位的门前时停住了。他在想,我从今天起,就要与这里休戚与共了,既然来了就得清正,就不能趟这里的浑水。
    在他的心灵深处藏着一个很心酸的记忆。
    他的父亲,他非常敬重的父亲受过的冤屈。他十几岁的时候,他父亲的单位来了两位身穿制服的干部。说他的父亲拿了单位的衣物,要到家检查一下有没有单位丢失的衣物。可是怎么翻也没翻着,怎么查也没查着。后来就问他的妈妈,你把你男人拿到家里来的衣物藏在哪里了。他的妈妈说,我藏啥呀,我的男人都卖给你们单位了,你看看我们家的人都穿的啥。后来,他的父亲告诉他,查查也好,有很多事情查完了,也就知道是是非非了,个人的冤屈不算什么。可这件事给他造成的心理阴影很大,这个阴影在他的心里怎么也抹不掉。
    他的心里一边想着他的父亲,一边想着他来这里的目的。正在他想的时候,门卫保安问他:“同志,请问您有什么事吗?”他回答:“我找一个人。”当他进入厂区后,就直接到厂长办公室了。厂长办公室的会计正在给两位市里的干部模样的人汇报情况,他若无其事的样子,也无意打断他们的谈话,可他也不想走,这正是他想要听到的。他很客气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他不时翻翻报纸,不时看看窗外。他的心里有点不安,不安的是他听的都是钱,这需要钱,那也需要钱,当他听到为了钱可以送点钱时,心里嘎蹬了一下。他随即和这几位正在谈话的领导打了个招呼,随后很客气地和他们说:“不打扰您们了,我在这里有点影响您们工作。”他走到厂长办公室的门口,头也没回就出去了,顺手把门也带上了,但是,他没有把门带严。就听里面的一位说,他是谁?他好像有什么事!这个事字说得很重。
    他走出厂长办公室,心情很重很重。一边想一边往厂区走,他想看看这个和他即将就有关联的厂区,他想看看这个单位的大致概貌。走着走着,他看到了他要找的人。他和他的老熟人聊了起来,聊了他们过去是怎么认识的,聊了他求学的艰苦,聊了这个单位的将来,聊了他们各自的家庭。他告诉他熟悉的这位老熟人,他要管的业务就是你们单位的钱,你们单位的未来。
    他告别了他的老熟人,他要找的老熟人,他没有去他的单位报到,而是直接回家了。
这个夏末秋初里的这一天,他的心情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只是感觉到,一切都是为了明天。
太阳,挂在天空的正上方,已经是中午了,空气,依旧很清新,就是有点热。 查看更多>>
上一篇:春天的脚步 下一篇:祖国万岁
分享到:
微信扫码关注: